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1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名:床上有喜(高干)

    作者:糖君

    ☆、我不认识他!

    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林瑞现在的心情,林瑞认为这个字完全可以是,草!

    林瑞今年二十有三,在一家公司当动画设计师,工作还算不错。家里两老虽然没什么社会地位,但都是有退休金的老一辈,家庭情况良好。林瑞还有一个人人看了都羡慕的女朋友,苏娜五官姣好,身材突出,有前有后,以前当兵的时候,是军区数一数二的军中之花,现在复员了在省里的文工团领了个正职,郎才女貌,两家人都有谈婚论嫁的意思,要说作为一个普通男人,林瑞现在的状况真是没得说。

    可问题就是,林瑞不是个“普通”的男人。

    林瑞13岁还是小林瑞的时候,就梦见海报上的男人做了一夜的绮梦。醒来的时候,林瑞对着被子上湿漉漉的一块,仔细回忆了一个晚上的梦境,确确实实的肯定了,梦里面只有男人,没有女人。

    大学的时候林瑞算是谈过一次恋爱,和男人,托对方的福,林瑞才真正了解了同性恋的圈子,也明白了在这个圈子里,出柜是多么不靠谱的事情。林瑞自问没有这个勇气和能力让双亲知道自己是个gay的事实,于是果断斩断情丝,和当时给他送秋波的苏娜恋上,从此转明为暗,发誓要让自己是个gay的事情永埋黄土。

    不过斩得断情丝斩不断欲望,和苏娜谈恋爱虽然没什么问题,但林瑞做梦还是会梦见男人,有时候是电视里的男明星,有时候是学校里遇到的同学,后来上班了,还就着自己的上司做过一次梦,梦里自己的上司大喊着林瑞你不行我要炒你鱿鱼!吓得林瑞起来的时候一枕头冷汗。

    林瑞原本以为自己就这么一辈子都要在梦里慰藉自己,结果在酒吧里遇到了詹晓军。

    詹晓军的长相符合了林瑞一切的要求,他英俊,帅气,阳光,身上有线条优美的肌肉,棱角分明,散发着优质男人独有的气味,比林瑞梦里出现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还要完美。林瑞在酒精的作用下被这个外表帅气得一塌糊涂的男人迷得神魂颠倒,稀里糊涂的就喝了人家请的酒,稀里糊涂就随人家去了厕所,稀里糊涂就接了吻,稀里糊涂就随人家去了公寓,稀里糊涂的就上了床。

    等第二天早上林瑞稀里糊涂的起了床,才发现自己腰痛如裂,屁股刺拉拉的疼,身边躺着的不是苏娜,是一个□裸的大男人,男人还在呼噜噜睡觉,可把林瑞吓了个半死。林瑞从来没有和男人一夜情过,或者说,林瑞根本就没和男人上过床。大学期间的恋人那是纯粹的柏

    拉图,往死里算也就是互相摸了摸,自己的第一次居然奉献给了不认识的男人,林瑞又恐惧又刺激,也没管男人醒没醒,穿上衣服就从房间里夺门而出。

    林瑞虽然十年前就知道自己是个gay,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是个受,第一次上床就被人那么顺理成章的压在了身下,简直就是男人的耻辱,在自己的幻想里,自己怎么也应该是个攻才对。但是林瑞心里还是有点美滋滋的,自己终于在真实的世界里实践了一把,而且就不清不楚的记忆来看,这把实践可以说是遇到一个房事好手,床上高人,林瑞这个菜鸟可以算是狠狠地爽了一把,林瑞在心里安慰自己,反正是一夜情,两个人互相又不认识,做就做了吧!

    不过事情要是能像林瑞心里想的那样发展,林瑞就该去宰两只烧猪拜拜神了。

    享受过一次刺激的林瑞面对苏娜心里非常愧疚,总有一种对不起苏娜的感觉。以前苏娜邀请他去看文工团的表演,林瑞都是不去的,这一次苏娜要给军区的领导做慰问演出,再一次让林瑞陪伴,林瑞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苏娜是领舞,在台上的表演频频博得掌声,但是没什么艺术天分也没什么看女人的天分的林瑞,看得基本上属于全场瞌睡,等一场演出结束,林瑞只记得苏娜先是穿了一件绿色的衣服,然后又换了一件黄色的衣服,先是酥胸半露,再是纤腰隐现,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林瑞就记不住了。

    好在苏娜对男朋友愿意来看表演这件事情本身就很高兴,也不在乎林瑞是看懂了还是没看懂。等苏娜从后台出来,满面春风,左右手都抱了一大束花,对今天的演出,苏娜对自己非常满意,满意的原因,是军区的领导邀请她晚上参加聚会,而且,可以携眷。

    林瑞其实恨不得赶紧回家看两套新出的动画片,但是面对苏娜的盛情邀请,林瑞没法拒绝。被苏娜按着换了一身西装后,林瑞这个宅男人模狗样的出现在了军区的聚会上。

    苏娜穿了一身人鱼尾的蓝色晚礼服裙,像只美人鱼一样在聚会上游来游去,林瑞看着苏娜的背影,心里对苏娜一阵阵的愧疚,像苏娜这样的美女配个高富帅绰绰有余,却偏偏喜欢了自己这么个男人,家境普通就算了,还是个gay。自己又没有勇气说出真相,只能靠对苏娜好点来做补偿了。

    但是,事情要是这样就好了。

    林瑞看着眼前这个帅得一绝的大帅哥,嘴角不停的抽搐。

    苏娜还在积极热情地介绍着:

    “瑞瑞,这就是我之前常跟你提起的我的前辈詹晓军,晓军哥,这就是我的男朋友林瑞。”

    “林瑞啊。”男人摇晃着红酒杯,眯着危险的眼眸,盯着林瑞,“原来你叫林瑞,上次你走得那么急,我都没机会问你的名字。”

    苏娜惊喜地说:“啊!原来你们认识啊!那真是太好了!”

    “我不认识他!”林瑞紧张得脸部都要抽筋了,“我们不认识!”

    “不认识?可是晓军前辈说。。。”

    “可能是我认错人了。”詹晓军居然没戳破他,“人有相似嘛。”

    林瑞觉得自己心跳声大得全世界都听得到,说谎的窘迫和被逼面对真相的刺激同时冲击着林瑞非常不强大的心理防线,林瑞满脑子都重复着“我去这是什么世界啊!世界怎么这么小啊!我去咧!!”

    “好可惜啊,我还以为你们认识呢,”苏娜叹气道,看另一边有人招呼自己,朝两人挥了挥手,“你们先聊聊,我去跟团长打个招呼。”临走前还在林瑞旁边低声嘱咐:“你好好说话,晓军前辈可是个大领导。”

    可惜什么啊!这个男人前两天刚上过你男朋友!有什么可惜的!大领导又怎么了!苏娜你不要把我丢下啊!我跟这男人要说什么?!回忆床事吗?林瑞的内心各种挣扎着,恨不得喊出声来,却只能让求救的小手在心里挥来挥去,不敢挥出来。

    林瑞觉得那男人的眼神在自己身上上下打量着,迫人的视线一步步向自己靠近着,林瑞刚想逃跑,男人已经抓住了林瑞的胳膊,拉住他一路往厕所走。

    厕所?又是厕所?!林瑞还记得自己就是在厕所被这个詹晓军吻得头昏眼花,脑子发晕,没羞没臊的上了贼床,他本能的抗拒着,不过完全抵不过詹晓军的力量,詹晓军训练有素,力气惊人,平时除了对着电脑就是对着床的宅男林瑞被直接丢进了厕所隔间,整个人被压在了墙上。

    “好玩吗?”男人的脸被无限放大在自己眼前,“装gay好玩吗?”

    这么看这男人也好帅啊,那眼睛,那鼻子,那嘴唇。不对,呸呸,现在不是花痴的时候!“我不是装gay,我是真的,”林瑞拼命解释道,“那天是我第一次。”

    “第一次?反应那么激烈,看不出来啊。”詹晓军玩味地问,“那装直好玩吗?苏娜那么漂亮,居然找了个喜欢男人的男朋友。”

    林瑞持续反抗着,不过显然毫无效果,詹晓军以抓贼的形式完全把他压制住,要是再钳住脖子,林瑞觉得自己就能死在这个厕所里了。第二天报纸头条,宅男第一次参加舞会,惨死厕所!

    “你到底要干什么?放开我!”林瑞只能做口头上的叫嚣,“419都过去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男人好像愣了一秒:“你是说,我们,对你来说,只是419?”

    林瑞觉得身上吃痛,男人压着自己的力气明显大了,只能继续叫着:“快放开!很痛啊!名字都不知道就上床了,难道不是419吗?!”

    “原来是这样。”詹晓军嘟囔着,放开了林瑞。

    林瑞赶紧躲到一边:“反正都过去了,你就假装不认识我就好了,我也不会把事情说出去的。”

    “假装不认识?好啊。”男人意外的好说话。

    林瑞心里刚放下一块石头,詹晓军却忽然抓住他的脸,在他嘴上狠狠地亲吻着,啃噬着他的唇。林瑞觉得自己简直要被这男人吃下去了,他只能拼命撕扯着詹晓军的衣服,使劲地挣扎。

    詹晓军终于松开林瑞:“人前假装不认识,那没人的时候,你当我的床伴吧!”

    “什么?!为什么啊!我才不要!”

    詹晓军自顾自地整理好衣服:“不想你是gay这件事被苏娜发现的话,最好按我说的做,不然。。。我也想让苏娜看清楚她男朋友的真面目。”一边说着,掏出一个手机丢在林瑞面前,“这个电话给你,我会联系你的,给你打电话如果不接,自己承担后果。”说完径直走了出去。

    是的,如果要用一个字来形容林瑞现在的心情,林瑞认为这个字完全可以是,草!

    草!草!!草!!!

    他林瑞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啊!为什么会遇到这么坑爹的事情!

    草!!!!!!!!那个詹晓军!是个什么人啊!!!!

    ☆、詹晓军你这个变态!!!!!!

    詹晓军是什么人?

    苏娜嘴里的詹晓军是一个超级温柔,超级优秀,超级体贴的前辈,苏娜还在军区服役的时候,军区的女兵们每次看到詹晓军路过一个个都是红桃眼天使心,花痴得恨不得集体扑过去把詹晓军扒了,推倒在地。林瑞听到这里的时候脸上一红,心想自己那天晚上就是花痴得扑过去被詹晓军扒了,然后被推倒在床上。

    詹晓军除了帅,还有什么特点?

    詹晓军家往上数三代,都是有大军功的军人,詹晓军含着金汤匙出身,从小被一众有血缘关系的,没血缘关系的,各种爷爷爸爸叔叔伯伯训练有素,身强体健,胸肌腹肌一应俱全,每年夏天必须参加的活动是夏季马拉松,往上爬过亚洲七大峰,往下有潜水员证书,心情好的时候拿过网球业余级别大奖赛,心情不好的时候业余射击大赛得过第一名。大学毕业以后被父亲召回家参加工作,在军区政治部一路被关照,混得风生水起,荡得平步青云,是军二代里人缘最佳,前途最被看好的一个。林瑞摸了摸自己的钱包,上个月刚接了一笔电影的动画特效,钱还没发下来,现在口袋里连零钱都算上,刚够四百块。

    那么,詹晓军没有什么缺点吗?

    苏娜想了很久,终于找出一点毛病。

    据说詹晓军很花心,一直以来也没有固定的女朋友,詹爸爸催了八百回,詹晓军就是不结婚,美其名曰,还年轻,闯世界,不着急。

    苏娜总结道:“晓军前辈今年都快二十七了,还不肯结婚,也不知道要怎么样的白富美他才满意。”

    没错啊!这样的高富帅就应该配一个白富美啊!耍他林瑞干什么!林瑞使劲揉自己的太阳穴,觉得头痛欲裂。

    自从詹晓军把手机丢给他,林瑞就把手机每时每刻都带在身上,做动画的时候经常抽风似地看一眼手机,洗澡的时候生怕自己没接到电话被苏娜接了,连上厕所的时候都不得安宁,可是过了三天,詹晓军也没给林瑞打电话。林瑞渐渐放松下来,安慰自己,人家高富帅肯定是情人太多把他这个宅男忘记了,所谓雨过天晴就是这么回事。

    但是上天是不会放过林瑞的。

    就在林瑞对自己坎坷的前途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詹晓军打来了电话。

    林瑞被忽然响起来的电话吓了一大跳,一抖手学小李飞刀把手机甩出去三米远直接撞在了墙上,林瑞大叫一声“啊”,扑过去拯救

    手机,手机已经不响了。

    完了完了,林瑞心里的小人大叫,没接到电话啊,结果还是没有接到电话啊!林瑞安慰自己,可能不是詹晓军打来的,也许是客服来电,要不就是推销保险的,绝对不是詹晓军啊!

    林瑞赶紧把手机捧起来,想着该怎么办,电话又响了,这一次林瑞又是大叫一声,啪的按了接听键。

    旁边的同事看着神经病一样的林瑞半走半爬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像见了鬼似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