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12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对着他詹晓军也说出这几个字,就好了。

    詹晓军抓了抓头发。没错,他还不能放弃。只要林瑞一天还是单身,他就有机会。

    第二天早上起床,林瑞脸上又挂了两个黑眼圈。

    这阵子睡的晚,做梦多,反反复复不踏实就算了,一大早还被苏娜的电话吵醒,女朋友甜腻的声音在电话里大喊:“林瑞!起床啦!太阳都晒到屁股上了!”

    他觉得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但还是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怎么了,苏娜,今天不是礼拜天吗?”

    “快起来吧!”苏娜的声音兴奋着,“我昨天晚上研究了好久,发现一个特别好的装修公司,咱们去看看!”

    林瑞觉得自己命简直太苦了,小声地哀求:“我再睡一个小时再去行不行”

    “不行!我都约好了!你快洗漱好了到这里来!我等你!”苏娜不容分说地告诉林瑞地址,然后挂了电话。

    林瑞赖在床上躺了一分钟,最后还是从床上坐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睁开眼睛,迷茫地穿上衣服,摸了摸裤子没有摸着,干脆先去洗漱。

    刚走出房间,林瑞就听见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我发现,每次来你家,我都能看到好东西。”

    林瑞一个机灵,彻底醒了,愣愣地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啊?”

    那人还指指林瑞的大光腿:“你真的很不喜欢穿裤子啊,这在心理学上怎么说的?露体癖?”

    “啊!”林瑞大叫一声,“詹晓军!你怎么又在这里!”一边叫着一边四下寻找,却发现爸妈居然都不在家,他扯着嗓子惨叫:“爸!妈!人呢?!”

    “阿姨叔叔都不在,叔叔下棋去了,阿姨去打麻将了。”詹晓军悠闲地磕着瓜子,“你爸妈让我等你起来了告诉你一声,让你自己吃早餐,有什么事情去棋牌室找他们就行。”

    “我去!”林瑞彻底懵了,“我爸妈怎么敢把你放在我家不理!他们不怕你偷东西吗!”

    詹晓军耸耸肩:“谁知道呢,可能我长得比较像好人吧。”

    “倒霉家伙!”林瑞跑回房间找裤子,越是着急越找不着,好不容易才翻出一条穿上,又在房间里仔细看看自己身上没有什么露出肉来的地方,才敢出

    门,对着詹晓军骂,“你又来我家干嘛!我家又不是动物园!”

    “原来你把自己当动物啊,我还真不知道。”詹晓军没心没肺的笑着,看林瑞马上就要生气了,又说,“大礼拜天的也没人找我玩,我太无聊了,咱两不是朋友吗,无聊不得来找朋友嘛。”

    林瑞轰他:“滚蛋!你滚蛋!无聊去找你的小蜜,我可没空陪你,苏娜还让我去看装修呢!”

    詹晓军居然还凑上来,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挤挤眼:“那不错啊!我也去!说不定我又认识老板,还能给你们打折!”

    林瑞彻底黑了脸,睁大眼睛瞪着这家伙,混蛋詹晓军,精神分裂症吧,昨天晚上还舔着脸不知礼仪廉耻地说喜欢我,今天又非得跟我未婚妻去看装修,神人!猜不透!!有病!!!

    詹晓军倒挺自在,拍了拍手上的瓜子壳,一边照了照镜子,一边还催促林瑞:“你赶紧洗漱去,吃完早餐就走,你们家瓜子我都吃没了。”

    林瑞骂骂咧咧的走进厕所,詹晓军也没跟进来,还在客厅照镜子整头发弄衣服。他想干什么?林瑞发现自己真的摸不懂这家伙的想法,到底昨天晚上电话里的那个对他说笑话的人是他,还是现在家里一脸欠扁样的是他?难道昨天晚上那个打了很久很久,久得今天早上起床林瑞都觉得自己耳朵要聋掉的电话,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林瑞对着镜子里挂着黑眼圈的自己叹了口气:“哦。林瑞,你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林瑞被詹晓军催着赶着,刚吃了两口面,就被他拉着下了楼。詹晓军的车停在小院当中,分外扎眼,林瑞嫌弃地看了一眼那车,虽然是最新款,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打从心里觉得,还是原来那辆车他看着舒坦,可惜,已经撞得烂掉了。

    上了车,詹晓军递给他一个黑色的盒子:“送你的,打开看看。”

    林瑞接过来,一边拆一边问:“什么东西?”

    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暗蓝底,细花纹的窄面领带,詹晓军得意地问他:“好看吧?你要是穿着西装配它,肯定好看。”

    “我又不是卖保险的,不用穿西装上班。”林瑞刚说完,忽然停了一下,突如其来的,他明白了詹晓军的意思。

    ☆、尼玛!!太奔放了!!!!!

    林瑞忽然明白了詹晓军的意思,他现在能穿西装的机会,也只有结婚的时候了。他把领带放回盒子里,心里隐隐地难受,嘴上却挂着笑容,“还是谢谢你啊。”

    “别客气。”詹晓军专心地开着车,“你高兴就好。”

    车刚停下来,林瑞就看见苏娜站在路口等着自己,她看见自己下了车,好像咦了一声,然后目光转移,触及一起下车的詹晓军,脸上的笑容似乎僵了一秒,然后才走过来,拉着自己:“老公,怎么才来,等你好会了。”

    林瑞回答:“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还没起床呢,”又看了一眼詹晓军,“詹先生刚好来找我,就把我送过来了,要不是他还得晚一点才到。”

    “谢谢你啊前辈。”苏娜礼貌地感谢,“我们今天要去看装修公司,前辈你要是有事情可以去忙。”

    詹晓军听出了苏娜话里的拒绝,却自然地走过去,抬头看眼前的店面:“正好我也想重新装修一下我家的厨房,跟你们一起看看吧,”说完还笑着看苏娜,“娜娜不介意吧。”

    苏娜扯出一个假笑,摇了摇头:“那有什么好介意的。”

    林瑞觉得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只好拉着苏娜,故意笑得灿烂:“走吧苏娜。”苏娜点点头,往店里走,心里那股别扭的感觉又出现了,还是不知道自己别扭什么,就是下意识的,不愿意在詹晓军的面前放开林瑞的手。

    原本苏娜在网上看过了这家公司贴出来的样板间和照片,觉得挺喜欢,结果当面再看,又觉得很不满意,三人转了一天,看了几家店,结果也没有看好,林瑞提议有空了先去房子里量量尺寸,苏娜也同意,住一辈子的房子,苏娜还是得好好想想怎么装扮。

    从装修公司出来,苏娜以感谢詹晓军的名义请詹晓军吃了顿饭。坐在餐桌上,苏娜有意往林瑞身上靠,还给林瑞拼命的夹菜,林瑞心里的小九九扭了又扭,一直担心地偷看詹晓军,不过詹大老板抵抗力明显变高,不但没有像上次那样踹自己,还很给面子的连吃了两碗饭!

    眼看快吃完了,苏娜有意无意地提醒林瑞:“老公,待会你送我回去吧,就别麻烦晓军前辈了,多不好意思啊。”

    林瑞敏感地看了詹晓军一眼,却看见詹晓军胃口大开的还喝了一碗汤,擦着嘴,笑着对自己说:“男朋友当然要送女朋友回家啦!待会你们俩走吧,我正好也有活动!”

    林瑞脑门都是汗,心想这家伙真的心理没有问题?

    三人从饭店分道扬镳,林瑞听苏娜的话把她送回家,本来想苏娜到家以后自己也回去,苏娜却把他拉住:“瑞瑞,你都到我家楼下了,还不去我家坐坐吗?”

    林瑞心里的小人挣扎了半天,最后点点头:“啊,去看看阿姨叔叔也好。”

    苏娜对未婚夫听话的反应很满意,脸上一直甜甜地笑着,一路牵着林瑞上了楼。苏娜的爸妈都在家,看见林瑞来了也很高兴:“林瑞来了啊。”

    “啊,”林瑞当着二老的面,又叫不出岳父岳母,叫阿姨叔叔也没底气,只能用笑容略过称呼,“来看看您们。”

    苏娜妈很高兴,非让林瑞坐下问长问短的,先是问了问房子,又问了问装修,林瑞也回答得没什么底气,只是支支吾吾的,大部分都是苏娜再说,就算这样,苏娜妈还是一直脸上挂着笑,又问他:“这些事啊,慢慢办也行,还是婚礼这事比较大,你们小一辈的都想不着,想好了要定什么酒家了吗?”

    别说想好,林瑞根本就没想,只好说:“还没确定了,看娜娜想要中式的还是西式的婚礼。”

    苏娜神往地说:“要西式的!中式的婚礼多没意思啊,就是喝酒敬酒,我要学电影里面,在室外请个神父给咱两证婚。”

    林瑞脑袋上挂了三条黑线:“我们又不信耶稣,要神父有什么用。”

    苏娜撒娇道:“浪漫啊。”

    几个人又聊了聊婚礼的细节,听得林瑞只觉得脑袋疼,在他的映象里,完全想象不到自己穿着西装,站在雪白的神台边,一脸幸福地看着苏娜被爸爸牵着走过白色的地毯,后面还有两个花童在撒花的场景。他也想象不到自己会拉着苏娜的手说我愿意,也想象不到自己的亲朋好友坐在下面高兴地鼓掌,更想象不到自己往苏娜的手上套上戒指,撩开她脸上的白纱,亲吻苏娜的场景。这一切在苏娜的嘴里何其的神圣,在他眼中,却成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林瑞看时间不早了,站起身来:“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苏娜却拉住林瑞:“都这个时间了,还回家干什么,你今晚就在这睡吧。”

    林瑞刚要拒绝,苏娜妈也开口了:“对啊林瑞,都这个时候了,就在家睡吧。”

    “不太好吧。”林瑞摇了摇头。

    “有什

    么不好的,又不是没在咱家住过,再说你们都要结婚了。”苏娜妈招呼旁边的老伴,“老苏,你给亲家家里打个电话,告诉一声林瑞在咱家过夜。”

    林瑞看了看家里的人,最后还是无奈地点点头:“那好吧,打扰了。”

    不是没有在苏娜家里住过,在没遇到詹晓军之前,林瑞早就在苏娜家出入自如了,吃吃喝喝睡睡的并没少呆,但是重遇詹晓军以后,这还是第一次。林瑞浑身都不自在,拿着自己放在苏娜家的备用牙刷,连怎么刷牙都忘了个一干净,洗了澡换睡衣,连先穿衣服还是裤子都没绕清楚,更别说进了苏娜的房间,林瑞简直就觉得眼前有一堵无形的墙壁,堵在自己眼前,告诉自己,千万不能睡到房间里的床上去。

    苏娜已经在床上躺好了,拿了一本书正倚着床背看,是一本女性杂志,看林瑞都进了房间,还呆呆地站在门口,朝林瑞招招手:“站那干什么?过来啊。”

    “哦。”林瑞答应一声,迈了迈右腿,又迈了迈左腿,还是觉得不对劲,又迈出了右腿,心里忐忑不安的走了过去。

    躺在床上,林瑞整个人变成了早期恐怖片里的清朝僵尸,全身上下都僵硬得不得了,苏娜没看出不对了,还拍拍他:“你困了吗?”

    林瑞紧张得牙齿打架,故意闭上了眼睛:“困,困。”

    “怎么那么快就困了。”苏娜嘟囔着,把手里的书放下,又把灯关好了,躺在林瑞的旁边,“老公,你先别睡。”

    林瑞赶紧翻了个身,背对着苏娜:“啊,不行,困。”

    苏娜在他的身后画着小圈:“别睡嘛,待会再睡。”

    林瑞干脆不说话了,假装自己在睡觉。苏娜等了一会,看林瑞没什么反应,有点生气,拍了林瑞一下,骂他:“别装睡,你怎么回事!是不是不正常啊!林瑞你还是不是男人!”

    林瑞吓了一跳,脑门一热,赶紧睁开眼:“我挺正常的!”

    “正常就亲亲我。”苏娜把脸凑过去,林瑞皱了皱眉头,咬紧牙关,亲了苏娜一口。

    苏娜整个人贴了上来,把林瑞压在了身下。

    林瑞崩溃之前的最后一个意识是,尼玛!!现在的女人!!!太奔放了!!!!!

    这一夜,林瑞又失眠了。

    身边苏娜沉沉地睡着,偶尔还说两句梦话,林瑞都听不清楚,他

    一直睁大了双眼,就算强迫自己闭眼也无法合上,他只能看着房里的天花板,雪白的天花板,白色的雕花,映照着窗外灯光透进来的忽明忽暗的影子。窗外的世界,有人哭,有人笑,有人开着车带着低沉的发动机轰鸣声从哪里疾驰而过,多的是人间的喜怒哀乐,但是林瑞心里什么都没有,他身边躺着自己的未婚妻,躺着自己应该爱的女人,可是他心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个人。

    他在想詹晓军,那个精神分裂的恶魔,就这么让自己跟苏娜回了家,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在干什么,这么深得夜里,他是一个人睡着,还是身边有别人,又或者,这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