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13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时候,他有没有也像自己一样在失眠。

    林瑞笑自己,想那么多干什么,何苦让自己不好受。

    想是这么想,林瑞还是睡不着,刚过四点,林瑞就起床了,穿上衣服要走,苏娜听见林瑞的动静,也没睁开眼睛:“你起床干什么,现在才几点?”

    “没什么,我忘了点东西在家,今天上班要用的,先回家一趟。”林瑞收拾好东西,走出门外,“你继续睡吧。”

    苏娜还在睡着,林瑞憋着气走出苏娜家门,直到出了小区,才感觉自己没那么僵硬,凌晨的路上没有公交车,林瑞正好心里郁闷,干脆走了一段,不过体力有限这个事实可不会因为林瑞的心情改变,没走出去多远,他就觉得累了,果然还是搭个出租比较好。林瑞坐上出租车的时候,终于有了困意,在后座上打了好几个盹。

    车停在了林瑞家小区门口,林瑞摸了半天才摸出钱包,下车的时候已经困得不行,只想回家好好躺躺,眼里也模模糊糊的睁不开,只是靠着直觉往家的方向走。

    林瑞迷迷糊糊地走着,忽然看到自家楼下好像坐着一个人,那人背着光,看不清面貌,那人靠在墙上,正往两手上呵气。林瑞心里一紧,这是个谁啊?不是最近小区里盛传的那个抢劫犯吧?!他赶紧抓住了自己兜里的钱包,低着头快步走过那人。

    那个坐着的人忽然站了起来,一把拉住了急急忙忙的林瑞,冰凉的体温从那人的手上迅速地传到了林瑞的身上,林瑞打了一个寒颤,浑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他闭上了眼下意识的大叫:“啊!啊!我身上没钱!我真没钱!!你放过我吧!!!”

    那个人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喉咙里发出听着不像人的声音:“闭嘴!”

    ☆、你在这里等我干什么!!

    那人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喉咙里发出听着不像人的声音:“闭嘴!”林瑞吓了一跳,很配合地用自己另外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充分表示了自己的顺从。

    “大喊大叫是你的爱好吗?”那人拍了拍林瑞的脸,“睁开眼睛!是我!”

    林瑞这才战战兢兢地睁开眼,发现站在自己面前拉住自己的不是别人,居然是詹晓军。

    “你这是要吓死我啊!”林瑞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大吸了一口气,修复自己被吓坏的小心脏,

    詹晓军拍拍裤子上的尘土:“是你自己胆小。”

    “呸!”林瑞刚准备辩驳,忽然想起什么,“不对,这个时候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一直都在,从昨天晚上吃完饭我就到你家楼下等你了,不过你一直没回来,”詹晓军一边说一边拉林瑞,“我都快饿死了,咱两去吃点东西。”

    林瑞傻了眼,站在那不动:“你说什么?你一直在这等我?”说完,还看看了这除了寒风和鸟叫什么也没有的地方,“在这?”

    詹晓军一脸的无所谓:“对啊,本来以为你送完苏娜就回来的,没想到你一去不复返了,哎呀,”詹晓军看一眼手表,好像才发现现在的时间,“都这个点了,也好,正好吃个早餐。”说着又去牵林瑞。

    林瑞感觉詹晓军拉着自己往前走,他被拉得往前迈了一步,跟着詹晓军的步伐,他愣愣的看着詹晓军的背影,这个男人,他看不透,是个变态,是个暴力狂,是个恶魔,是个混蛋,可是,也是他,在这样的晚上,坐在他家楼下,寂寞地等他回家。

    他不相信詹晓军有那么傻,不知道他现在才回来,在苏娜家会发生什么,相反,他觉得,詹晓军很清楚,甚至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了。

    林瑞停下脚步,呆呆地站在那里。詹晓军见他不走了,也停下来问他:“怎么不走了。”

    “你等我干什么。”林瑞小声地说,像是在说给自己听,然后,声音慢慢变大,“詹晓军!你在这里等我干什么?!”

    詹晓军淡然地笑着,理所当然地拨弄着林瑞眼前的碎发:“为了看看你啊。”

    “混蛋!”林瑞挥起一拳,砸在詹晓军身上,詹晓军还没反应过来,林瑞忽然扑到他的怀里,大骂着:“你这个混蛋!”

    林瑞的脸埋在他的怀里,他看不见这个傻瓜脸上的表情,

    他张开双手怀抱着这个发脾气的男人,任林瑞在他怀里骂着:“你是变态,你知不知道!”

    詹晓军把林瑞狠狠的拥进怀里,轻声说:“我知道。”

    “你真的很讨厌,知不知道!”

    “我知道。”

    “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烦人的人!”

    “我知道。”

    怀里的男人奋力的大喊:“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你知不知道!”

    林瑞的脸忽然被捧起来,他还骂着,嘴巴却被两片冰冷而柔软的东西覆盖上,詹晓军肆意地吻他,用力地亲他,舌头伸进他的口腔,吸尽他身体里的每一丝空气。他疯狂地拍打着詹晓军,却积极地回应了,允吸着詹晓军灵巧的舌头,他剧烈的喘息着,直到自己再也无力拍打,而是瘫软在恶魔的身上。

    詹晓军停下亲吻,认真地看着林瑞,林瑞一边喘息着,也盯着他。

    “一个星期。”詹晓军狠下心来说,“明天我就去找人帮你办个护照,你和我,去国外,就一个星期,只有我们两个人,回来以后,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林瑞心里乱哄哄的,他脑子里充斥着太多东西,詹晓军的吻,他搓着双手的样子,他抱着自己的样子,他在医院里对自己说,就摸摸,他打着电话,告诉自己,我喜欢你。他想象不了那个洁白的婚礼,可是他能想到詹晓军抱着自己,在阳光底下,肆无忌惮的接吻。

    “好。”林瑞低声回答。

    詹晓军像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不敢确定,他紧张地抓着林瑞:“什么?”

    林瑞深吸了一口气,从詹晓军怀里挣开,却还是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我说,好。”

    詹晓军猛地抱起林瑞,在这个自己等了一夜的地方,旋转着,大笑着,宣示自己的快乐。

    林瑞听着詹晓军大喊:“谢谢你!谢谢你!”

    “别喊了,待会都被人听见了。”林瑞使劲敲他的脑袋,“放我下来,快点!放我下来!”

    詹晓军一直笑着,好像从来都没有那么快乐过。

    林瑞没有跟他说的话,吞在肚子里,永远都说不出口,他想告诉他,其实,是我应该谢谢你。

    谢谢你愿意喜欢我。

    喜欢这么,自私,虚伪,抗拒你,又

    迎合你的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了詹晓军的帮忙,林瑞的签证很快就下来了。林瑞知道一切准备好那天,紧急地给公司递了请假条,不管主管怎么狂骂自己,他都一个劲地低着头,拼命道歉,却不愿意放弃这次休假。

    主管最后没了办法,是因为他接到一个电话,一个据说是政治部的人打来跟他说,希望借用贵公司的一名同事几天,公司的损失由他一力承担,请务必准假。老板才无奈地对林瑞点了头,心想平时也没看出来这小子跟什么军区的人有联系啊,这档口怎么还被政治部的家伙借走了。

    詹晓军给林瑞买了个手机,除了自己的号码没有别人,林瑞到了飞机场,才给家里打电话,解释了两句,说是公司要求紧急出差,就挂了电话。苏娜听到消息的时候,再给林瑞打电话,林瑞已经把自己的手机关机,塞到了詹晓军行李箱的最下面。

    林瑞人生第一次出国,除了詹晓军,什么都没带。

    第一次坐越洋飞机,林瑞很紧张,詹晓军买的是最贵的舱位,椅子放下来可以伸开腿好好的躺,头上还有专门的小屏幕放电影,空姐的笑容也甜甜的,有专门的餐点供应。飞机平稳以后,林瑞紧张的心情逐渐平复下来,舒坦地躺在椅子上,咬着果汁吸管看电影。

    旁边的詹晓军看着林瑞专心致志看电影,还不停咬吸管的样子,又好笑又委屈,凑到林瑞的座位上:“你看什么呢?”

    林瑞挪了一下脑袋没理他。

    詹晓军把林瑞的耳机摘下来,林瑞这才有了反应,抢自己的耳机:“你干嘛?”

    “问你呢,看什么呢。”詹晓军不还给他,把他的耳机塞到自己耳朵里。

    林瑞嫌弃地推他:“你那不是也有屏幕吗?干嘛非跟我挤啊?”

    “我愿意。”詹晓军坏笑着,干脆把林瑞搂在怀里。

    林瑞挣扎了两下,挣扎不开,感觉旁边的空姐好像在看着自己的方向,脸红起来:“放开我,多怪啊。”

    詹晓军干脆不搭理他,装出一副专心看电影的样子:“这是意大利语啊,讲什么的?”

    林瑞无奈,也破罐子破摔舒服地躺在詹晓军怀里:“讲一个导演和他生命里遇到过的美女,歌舞片,跟你说,”他压低声音,在詹晓军耳边说,“有点色。”

    屏幕里的一个美女扭着身体,脸上画着玛丽莲梦露一样的眉毛,朝床上的著名导演性感地走过去,忽然揭开围在自己身上的浴巾,“刷”的一下,一个大裸背出现在屏幕上。

    林瑞抽了口气,扭开了脑袋。詹晓军还在全神贯注地看着:“身材真好,啧啧,你看那个屁股。”

    “詹晓军!”林瑞气急败坏,“你注意点。”

    “干嘛,男人嘛,是这样的。”詹晓军还不停歇,指着屏幕,“哇靠,这也太翘了吧,手感一定很好。”

    林瑞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伸手要打詹晓军:“闭嘴吧!”

    詹晓军一把抓住林瑞的手,凑到他的耳边:“生气什么,谁也没有你的屁股好看。”一边说着,一边伸出舌头,轻轻地舔林瑞的耳朵。

    湿湿软软的触感立刻从耳朵传过来,林瑞像被电击一样抖了一下,缩起了肩膀,酥麻的感觉立刻延伸到身上。林瑞赶紧把詹晓军推开:“离我远点!色狼!”

    这一声喊得够大声,坐在旁边的空姐忍不住转头看着林瑞,林瑞更郁闷了,恨不得现在从飞机上跳下去。

    詹晓军心情大好,哈哈大笑,也不管林瑞怎么揍自己,就是不放开他。

    下了飞机,林瑞大步地往外走,剩下詹晓军自己拖着一个大行李箱,林瑞本来想把詹晓军甩开,谁知道刚走没多久,就遇到了第一个关口,那个笑容甜美的外国姑娘对着林瑞说了一句什么,林瑞愣了,没错,完全听不懂。

    林瑞这才想起来,自己已经和詹晓军在异国他乡了,在这片土地上,别人说的话,他除了“hello”和“byebye”,就剩那个F开头K结尾的单词比较熟悉,林瑞默默地看了跟在自己身后的詹晓军一眼,认栽地说:“你来吧。”

    詹晓军笑得更爽了,哈哈大叫了好几声,被林瑞踢了一脚,才老老实实去跟关口小妹说话去。

    詹晓军租了一辆车,熟练地往订好的酒店开,完全没用的林瑞只能永远坐在坐在自己的副驾驶上看窗外的风景。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城市,一路上看见的都是沙滩,海边的小酒吧,还有穿着泳衣泳裤的帅哥美女,林瑞眯着

    眼睛看着窗外的风景,闻着吹到自己脸上的海风,舒服得快睡过去。

    詹晓军看林瑞瘫软地伏在窗户上,揉了揉他的脑袋:“待会去旅馆收拾一下,就带你去下海。”

    谁知林瑞一听,脸瞬间白了,转过头看着詹晓军,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说:“我!不!去!”

    “干嘛不去,来这里不下海干嘛?”詹晓军想了想,脸上挂起一个邪恶的笑容。

    “我说林瑞。”

    “怎么?”林瑞一脸防备地看着他。

    詹晓军脸上的笑容越发放大:“你啊,该不是不会游泳吧?”

    ☆、放过我吧!!!

    詹晓军脸上的笑容越发放大,扯都扯不住:“你该不是不会游泳吧?”

    林瑞坐直了身体,结结巴巴:“开玩笑,我告诉,告诉你,老子横渡黄河的时候还没有你呢!”

    “噗,哈哈哈哈。”看林瑞逞强的样子,詹晓军强忍着没憋住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