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54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了陪苏林。”林瑞说着话,旁边有人“嘘”了一声,让他安静,他赶紧对詹晓军说,“先不说了,等我们看完了再给打你电话。”

    詹晓军只能答应一声,无奈地挂了电话。

    才和林瑞分开这么短的时间,他就感到寂寞了,真不知道之前那毫无联系的五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屋里还有淡淡的刺鼻气味,詹晓军四处看看,总觉得少了什么东西。要不,出去买几盆绿色植物放着吧。

    植物什么的,好歹也能算是个活物,否则这房里,就真的只有他了。

    詹晓军刚回国的前几天,林瑞还会每天打来好几通电话,告诉他和苏林相处得怎么样,为了不给拜伦家添麻烦,林瑞在拜伦家附近的小旅馆住了下来,每天也没有别的事情,就是陪苏林到处玩。

    后来几天,大概是苏林吃吃喝喝多了,犯了一点轻微的肠胃炎,林瑞每天都陪着苏林,一天不敢睡觉,比苏娜还尽职尽责,也没什么时间跟詹晓军说话,一天经常只能打一次电话。

    原本定的一周回来的计划因为苏林的身体还需要照顾毫不意外地延后了,詹晓军也不敢催促林瑞回来,拜伦却已经开始给詹晓军打电话,抱怨林瑞总是赖在苏林身边不肯走。詹晓军心里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忍不住抱怨,你急我比你更急。

    明明有老婆了还要每天禁欲对着老婆的照片意||淫这种事情哪个男人愿意干!

    詹晓军开始了曲线救国的道路,包括跑到林瑞的工作室去给小妹开秘密会议,小妹举起手来对詹部长大人宣誓了绝对的忠诚,立刻去给林瑞打电话。

    小妹一句一个抱怨他再不回来编辑就要把他们全部弄死丢到黄河里沉尸之类的,林瑞刚收到小妹电话的时候也很心急,加上小妹恸哭天地的演技,詹晓军原以为胜利在望,自己不用大晚上再一个人睡觉没有老婆可以抱,林瑞的画作却从大不列颠国传真了回来。

    从传真机里拿出林瑞稿件的那一刻,小妹无奈地朝詹晓军耸了耸肩,非常抱歉地说:“詹部长,我真的帮不到你了。”

    詹晓军却明白,就连传真机都开始用上,林瑞短时间内恐怕是不会回来了,只怕他在那边越呆越习惯,有了儿子忘了丈夫,可怜他只能一个人跟自己滚床单。

    曲线救国不好用,詹晓军开始单刀直入,再跟林瑞电话的时候,直接开始了勾引,自己被憋得火气上升,他就不信林瑞能够没有感觉。

    做好一切诱攻的准备,算好了林瑞应该自己在旅馆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时间,詹晓军才打通了电话,调整好状态开口:“林瑞,躺下了吗?”

    那边林瑞的声音也软绵绵的:“躺下了,今天好累。”

    “累吗?我给你按摩吧。”詹晓军脑子里转动着调||情该说的话。

    林瑞被逗笑了:“按摩什么,又碰不到。”

    “想象一下,”居然要用电话勾引自己的老婆,詹晓军有点可怜自己,又觉得有点新奇,“你趴在床上,等着我。”

    林瑞真的翻了个身,趴在床上,把手机耳机插上,闭上眼睛听詹晓军说话。

    “我要用精油帮你擦后背,会有一点热,”詹晓军尽力融入到自己构造的场景里,“我会把它均匀地涂抹在你身上,摸遍你整个后背,然后先抚上你的肩膀,松弛你的肌肉。”

    “你的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感受到我呼出的气息,身体在你的双手之下完全放松,感受我的触摸带给你肉||体的快感。”

    詹晓军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磁性的声音让林瑞有些发憧。

    “我会顺着你的后背慢慢往下滑,在你的尾骨上方慢慢地揉搓,直到你全身发热。”

    脊柱底部的区域分布着很多神经末梢,十分敏感,平日詹晓军就很喜欢亲吻那里,林瑞忍不住联想到詹晓军爱抚自己时的场景,身体渐渐变热起来。

    “然后,我会低下头,亲吻你的腰身,到臀部,一手抓着你右边的臀部,另一只手继续抚摸着你的后背。”

    电话的内容早已经超越了按摩的部分,朝情||色电话的方向聊去,詹晓军继续勾引着林瑞。

    “你的身体会变得更热,有什么地方痒痒的,需要我抚摸,可以告诉我是哪里吗?”

    林瑞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却刺激得詹晓军气血上涌:“我,身体里面,有点痒痒的。”

    没想到林瑞居然那么直接加刺激,詹晓军恨不得现在手上拿的不是电话而是林瑞的腰身,不顾一切地刺进去,不过条件实在有限,他只能继续幻想着:“那我先用手指帮你挠挠?”

    平时面对面说不出的粗俗而刺激的话,因为两个人互相看不见,只能隔着电话,竟然都说出了口,尤其是林瑞,抱着枕头思念着詹晓军,越发的不管不顾,只想解决一□体里满载的欲望。

    他怎么可能不想詹晓军,新婚才几天就分开了小半个月,任谁也受不了,何况他们还年轻力壮,血气方刚。

    憋了小半个月的欲望在各自的手上宣泄出来,连和林瑞分开的时候都没有自己解决过的詹晓军在高||潮那一刻过后迅速感觉到了浑身禁不住的寒意。怎么会有有老婆的男人自己自己打手枪?!

    被林瑞勾引得差点忘了自己打这电话的目的,詹晓军平静了一下心情,正要开口让林瑞回家,林瑞却在电话里叹了一口气。

    几乎是轻不可闻的声音,林瑞孤独地说:“詹晓军,我真的好想你,要是你也在这里就好了。”

    詹晓军脑子一热,打了一个激灵,原本准备好劝林瑞回来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

    自己当然是很寂寞,可林瑞又何尝不是,一边是他刚刚见面可爱又亲热的儿子,他每天像外人一样从拜伦手上哀求着让他见面,照顾他,带他到处玩,却只能听见孩子喊他叔叔,另一边是刚结婚的丈夫,原本应该每天都在一起,如今却只能每天靠电话慰藉,靠着千里之外失真的声音来安慰自己。

    詹晓军坐了起来:“林瑞,不如我去看你吧,然后跟你一起回来。”

    “诶?”林瑞吓了一跳,“别啊,我只是说说,你别过来啊,刚刚才来过英国又来,你会招人诟病的,我……我国几天就回去了。”

    詹晓军语重心长地问林瑞:“你真的能回来吗?”

    林瑞沉默了,好半天才回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舍得回来吗?舍得放下苏林回到国内,然后每天想着他?”詹晓军认真地问,“别说几天以后,就算我再给你半个月,一个月,你真的能回来吗?”

    “为什么不能,我总有一天要回去的,我……”林瑞忽然顿住,很多他不愿意面对的事情渐渐浮现在脑中。

    他怎么可能舍得苏林。

    他还没有送过他去上学,没有听过老师对他的夸奖,他怎么能让苏林的第一辆小单车不是自己送的,怎么能错过苏林的生日,圣诞礼物呢,毕业典礼呢,苏林喜欢学什么?钢琴?小提琴?还是漫画?如果是漫画,他还可以教他,然后看着苏林对着别人夸奖自己。

    他根本就舍不得,一天以后还有一天,一周以后还有一周,一个月以后又是一个月,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可能放下。

    林瑞沉默了,他什么都回答不了,就算他骗自己说放得下,又有什么用。

    詹晓军听见那边如死一般的沉默,忍不住开口:“其实,如果你真的不想回来,我可以……”

    林瑞打断詹晓军的话:“我会回去的,累了,睡吧,先挂吧。”

    林瑞挂上了电话,原本还有爱人声音的手机里只剩下嗡嗡的噪音。

    ☆、

    苏林一大早就抱着大大的泰迪熊坐在婚纱店的地毯上欣赏一场大戏,戏里拜伦爸爸盯着林叔叔,林叔叔又回瞪拜伦爸爸,两个人电光火石地互相用眼神厮杀了半天,如果眼神能杀人绝对早就溅血三尺了,妈妈才从试衣间里出来,穿着一身洁白的拖地婚纱,笑容满面地问他:“怎么样,林林觉得妈妈穿这个好不好看?”

    苏林“啪啪”地鼓掌:“好看好看,妈妈好漂亮。”

    两个瞪来瞪去的男人终于也结束了战争,林瑞看着一身新娘装扮的苏娜,发自内心由衷地赞叹:“你穿婚纱真好看。”

    镂空蕾丝长袖,V字形上衣,裙尾被一边的工作人员拖住,虽然还没有带上头纱,却已经是十足的新娘范,优雅中又带着一点性感,苏林已经朝着妈妈扑了过去:“林林要帮妈妈托裙尾。”

    苏娜走到拜伦面前转了一个圈:“你觉得怎么样?”

    拜伦呆呆地看着苏娜,半天没有反应,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捂着嘴抽气,眼眶竟然红起来。

    “太美了!”拜伦激动地抱起了苏娜转圈,“太美了!你是世界上最美的新娘!我太幸福了!”

    林瑞坐在一边看着欣喜若狂的拜伦和一脸幸福的苏娜,仿佛有粉红色的泡泡在他们身边围绕着,心中忽然有点寂寞。

    据说男人娶到心爱的人的时候,内心往往比妻子还要高兴,看着拜伦现在的模样,他就可以想象到詹晓军把戒指戴在自己手上时的心情。他虽然不爱夸张表现出来,却会在细微处无时无刻地表示出对自己的关爱。

    把新婚丈夫一个人丢在国内,自己却在这里看别人幸福的眼泪,他是不是对詹晓军和自己都残忍了。

    一边的苏林感觉到林瑞不高兴,挪动着小短腿移动到林瑞身边,抓住林瑞的裤腿摇了摇:“叔叔你怎么了,不开心吗?”

    “没有,叔叔这是高兴。”林瑞抱起了苏林,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牛奶糖塞给苏林。

    苏林把糖塞进自己的嘴里,一边“刺溜”地允吸,一边把小手拍在林瑞脸上,又扯了扯:“唔,妈妈说了,高兴的时候要笑才行。”

    林瑞扯动了一下嘴角,不知道怎么的,还是有点笑不出来。

    结婚礼堂早就订好了,帮忙布置婚礼的是拜伦的老朋友,连料理的菜谱都已经订好,试过了婚纱,发过了请帖,就等着婚礼的大日子到临,拜伦家里人越来越多,亲戚朋友,帮忙作佣的几乎每天都要挤满整整一个屋子,林瑞越发在拜伦家站不住脚,身为苏娜的朋友却不懂英文,也帮不上什么忙,苏娜见屋里人多手杂,怕苏林没人照顾,干脆让林瑞全权带着苏林出去玩。

    只是吩咐林瑞照顾苏林的时候,苏娜忍不住提醒林瑞:“再过几天,我爸妈就要来了,虽然我不在意当年的事情了,但是他们看见你的话……”

    言之未尽,林瑞已经明白了苏娜的意思,拽着苏林的手忽然有点发颤,她是在提醒自己,自己最好回避一下,不要在拜伦家出现了。

    林瑞点了点头,勉强笑了笑:“放心吧,我知道的。”

    越是明白自己不该呆在这里的道理,越是心烦,林瑞也就只有看着苏林的笑脸才能笑出来,苏林也像是心灵相通的样子,时不时嘟嘟小嘴,唱唱歌逗林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