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55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开心,听着苏林唱歌,林瑞更肯定苏林真是自己的好儿子,唱起歌来完全跟自己一样,字字句句都在跑调,人家是五音不全,他是全出了二十多个音来。

    相处过这段时间,苏林已经和自己很亲了,不但喜欢跟自己一块玩,每天晚上被拜伦接回家的时候,还会依依不舍地在自己脸颊上亲上好几口,边走边回头,不停地朝自己挥手道别。林瑞看得出来,小苏林已经把自己当成了好朋友。

    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连苏林都不在自己身边,他只能自己一个人躺在旅馆的床上,心里只会越发的想念詹晓军。

    三天前的夜晚因为心里难受,匆匆挂了詹晓军的电话,那之后,林瑞就没有再主动打电话给詹晓军,他怕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詹晓军的那个问题。奇怪的是,詹晓军也没有主动的联系自己,手机这三天天都没有响起来,静悄悄的,没有他的任何消息。

    林瑞原本想过几天再给詹晓军打电话,可是时间越长他心里越着急,把苏林送回家以后,他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心想要不还是自己主动一点?

    反正又不是女人,两个大男人哪能那么在意面子的,谁先服软不都一样。

    林瑞安慰着自己,鼓起勇气拨通了詹晓军的手机。

    屏幕上的时间静静地过去了十几秒,电话没有接通,林瑞耐心地等待着,又过了一会,听筒里才传来“嗤嗤”以外的声音,却是机械的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林瑞算了算时间,这个时候詹晓军可能还在睡觉,所以手机关机了?

    林瑞无聊地上网看了看网页,都是些鸡肠字林瑞也看不懂,只好翻搞笑视频看,好歹又过去了两个小时,再打过去,那边响起的却是一样的声音。

    那个甜美但是让人生厌的女生不停地重复:“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林瑞急了,这个时间按理詹晓军应该已经起床上班去了,怎么会手机关机,他又重播了几次,得到的还是一样的回答。

    怎么回事?林瑞安慰自己,可能是手机没电了,所以才没关机,要不先睡觉,明天再打。

    重新躺在床上,林瑞却睡不着,明明不想自己像怨妇一样夺命连环call,但还是忍不住有拨了一次,结果毫无意外,他只好给詹晓军发了个短信:“开机的时候给我回电话,想你。”

    一夜无眠,林瑞整个晚上几乎没怎么睡着,天刚亮就起了床,紧张地拿起电话,电话里还是一通未接来电都没有。

    心里越发的不安,林瑞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莫非詹晓军出什么事情了?

    心里放心不下,怎么也睡不着了,林瑞数了两千来只大小绵羊,又数了两千来只詹晓军,却依然无法催眠自己,还是全无睡意,他干脆起床洗漱,坚持到了八点多,看拜伦家应该也起床了,才敢出门去找苏林。

    拜伦家依旧熙熙攘攘无比热闹,林瑞却心神恍惚,不停地看手机,手机只是静悄悄的,怎么也不愿意想起来。

    陪一大帮人折腾到十点多,林瑞实在是坐立不安,詹晓军的电话依然是打不通,他站了起来,开始往门外走。

    苏林拉住了林瑞:“叔叔你要去哪里?今天不陪林林玩吗?”

    “陪,但是等叔叔先办完正事。”林瑞心里满是对詹晓军的担忧,看不见,听不见,詹晓军就像是从自己的世界消失了一样,让他急切不安,他揉了揉林林的脑袋,“林林乖,去找妈妈玩,叔叔很快就回来。”

    苏林还是不放手:“不要,妈妈现在都没空理我,林林要跟叔叔去主题公园。”

    林瑞又哄又劝,终于还是把苏林带到了苏娜手里,苏娜看着一脸焦急的林瑞,也跟着担心起来:“你怎么了?那么急要去干什么?”

    怎么好意思对苏娜说,自己因为担心詹晓军必须要赶回去看看才能放心,大概会被苏娜嘲笑一个大男人能出什么事情吧,他心里也明白,詹晓军不可能会出什么问题,可是,他就是害怕,怕自己再也联系不上他。

    随便跟苏娜敷衍了两句,林瑞总算脱了身,赶回旅馆已经十一点多了,把旅馆里的东西随便塞进行李箱,也不管到底几点机场才会有飞机,林瑞迫不及待地就要离开。

    拉着行李箱到了大厅,林瑞排队等着退房,数着前面站着的一排人,林瑞恨不得自己能用自己夹着中文的英语请求别人让个地方,让他先办理。

    就在他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开口之间,兜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butterfly》的音乐自衣服口袋中响起,林瑞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那是自己的手机,他赶紧从兜里掏出手机,屏幕一闪一闪晾着灯光,他想接听,却手指发凉滑不开屏幕,好不容易滑开,对方却已经挂断了。

    他好不容易解锁屏幕,未接来电那一栏上,詹晓军的名字分外耀眼。

    林瑞激动地想要拨回去,铃声却再度响起,他紧张地滑过接听键把手机放在耳边,詹晓军的声音自手机那头清楚地传了过来。

    “林瑞,你在哪?”

    风声在话筒里喧闹地捣乱,林瑞却只能听见詹晓军的声音,他似乎正在走路,说话的声音带着粗重的喘气,林瑞还没回答,詹晓军又问道:“你在哪里呢?”

    “啊?我,我在伦敦啊。”林瑞愣了愣,没反应过来。

    “白痴!”詹晓军在电话那头骂他,“我是问你,你现在是在苏娜家吗?”

    “诶?不,我不在,”林瑞越来越搞不清楚状况,“我在旅店。”

    “行了,你就呆在那里别动,我一会就到。”

    “什么?”林瑞还想问清楚,詹晓军已经挂了电话。

    一会就到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詹晓军……在雾都?

    林瑞忍不住“啊”了一声叫了起来,大厅里的人全朝林瑞投来注目礼,林瑞赶紧拉着行李走到旅馆外面,焦急地四处看。

    詹晓军来了,真的来了!

    明明自己几天之前还在电话里言之凿凿地劝他不要过来,让他不要为了自己影响政治部的工作,现在他真的来了,自己却只有控制不住的兴奋。

    无数的出租车从旅馆门口开过,停下又开走,林瑞伸长脖子拼命地看,终于看到一辆车停了在了门口,从车里迈出来一双修长的腿,詹晓军弓着腰从出租车里走了出来。

    林瑞把手上的行李箱丢到一边,不顾形象地冲了过去,抱住了詹晓军。

    “詹晓军!王八蛋!你来之前也不先通知我一声!我特么还以为你出事了!”林瑞心中满是说不出口的惊喜,表现出来的却是气急败坏,只能一边抱着詹晓军一边挥拳猛打他,“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要退房飞回国了!你是要气死我吗?!”

    詹晓军一手抱着林瑞,另一只手勉强把钱递给司机,从他手上接过自己的黑色背袋,宠溺地摸了摸林瑞的后背,任由他不知轻重地拍打自己:“乖,好了好了,我也是怕提前告诉你了,你不让我过来,再说,你不是挂我电话了不想联系我吗?”

    “谁不想联系你!你难道不知道我一个人在这有多想你吗?”林瑞真想在大庭广众下狠狠咬詹晓军一口,委屈和欢乐在心里像被搅拌机一样混合在一块,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最好把他放在碗里炖了吃掉,才能一解自己心头之恨。

    詹晓军拉着他往旅馆里走,一边拖着他一边还得拉着行李,手里很重,脸上却是满是笑意盈盈:“是吗?我还以为你有了儿子就不要老公了。”

    “那能一样吗?!儿子,儿子能……”XXOO四个字还没出来,林瑞就彻底红了脸,自己想说什么呢,这才刚刚和詹晓军见面,自己就把理智丢到太平洋了吗?

    又拉又拖的总算把骂骂咧咧的林瑞扯回了房间,詹晓军把东西都狠狠地丢到一边,把林瑞拽到了床上。

    “你也骂够了,现在,该轮到我了吧。”

    ☆、

    “现在该轮到我了吧。”

    詹晓军把林瑞丢到床上,自己靠在门边喘着气,也不知道是因为赶路累的还是被林瑞给气的,他脱下了外套丢到一边,露出里面因为长途旅行变得有点发皱的白衬衫以及身上格子的修身马甲。

    看见詹晓军宽阔的肩膀和倒三角的身材,林瑞忽然有些莫名的紧张和尴尬。

    “那个,晓军,你冷静一下……”

    林瑞的话还没说完,只见詹晓军把身上的马甲随手一扯,金属的扣子被崩开,他大踏步的朝林瑞走了过去。林瑞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腰||身已经被他紧紧的固定在怀里,他灼热的唇紧跟着一刻未停的贴了上来,用力的吮吸着林瑞的双唇,林瑞被死死的压迫住,动都动不得。

    那吻猛烈而凶残,林瑞明白,那绝对是带了惩罚性质的。

    他知道詹晓军怪他,怪他自作主张还自欺欺人,不愿意坦白心事面对自己,有事也不愿意跟詹晓军商量。他也知道詹晓军怨他,怨他在异国他乡受了委屈,明明孤清寂寞却什么都不说,反而耍着小脾气话不说清楚就挂了他的电话。

    可是林瑞也恨恨地咬了牙根,箭当时不在弦上,谁知道会有那么窘迫的结果?再说了,就算是他耍脾气在先,詹晓军还不是一样几天没来一个电话?!气往上冲血往上涌,林瑞一个挣扎,狠狠的反吻回去。

    用力过猛,林瑞的牙差点就咬到詹晓军的舌头,两人的嘴唇在碰撞中险些要泌出血来,唾||液中带着腥咸而温热的味道,林瑞不管不顾的用力回应着,顺便手舞足蹈地在詹晓军的怀里肆无忌惮地挣扎。詹晓军估计也被激怒了,死死地按着林瑞,就是不让林瑞挣开。

    都说小别胜新婚,两个大半月没见面的男人活像一对打架的公鸡,扑腾着翅膀玩命的互啄着,打架多过像在接吻。

    脚下一个不稳,詹晓军重重的滑倒在床上,用力地压在林瑞身上,林瑞使劲推他,他纹丝不动着,还是死死的抱着林瑞。

    林瑞听到詹晓军压抑着欲||火的声音,低哑,甚至带着些怒火:“就你这怂样,以后还能不能过下去了!”

    林瑞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恶狠狠的盯着他:“就你好!什么都是你对!我做什么都错!”被詹晓军压着,林瑞说话只能憋着一口气,却也出乎意料地顺溜,“我什么时候不想跟你过了!你不知道我天天多想你吗?!你以为一个人躺在床上自己解决很爽吗?!你不知道我多想被你上吗?!”

    林瑞看到詹晓军的胸膛一起一伏,眼睛里有微弱的光芒忽暗忽亮,死死的盯着他,抿着嘴,然后忽然勾起嘴角,扯出一个邪恶的笑容。

    像是只终于得逞的恶魔。

    完了,地上挖了一个坑,他却自己笨得跳下去了。林瑞脑海里浮出一个要命的场景。

    “刷拉”一声,林瑞慌乱万分的看着詹晓军一把撕开他的衬衫,嘴里喃喃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又一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