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56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撸下林瑞的腰带甩到一边。

    林瑞“哇”的一声叫了出来,还没来得及挣扎,就被他低下头用力吻住,又伸手去扯林瑞的裤子。

    林瑞的身体里“轰隆”一声被点燃了,浑身的血液似乎都翻涌上来,脑子里只剩下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想法:什么时候都是你心急!难道我不急吗?!

    狮子嘴里的斑马,也有迫不及待想要去送死的时候。

    林瑞抬手“嘶拉”扯开了詹晓军身上皱巴的白衬衫,对着詹晓军的脖子一口狠狠地咬上去,然后又换了个地方,拼命地咬他的肩膀。

    詹晓军疼得闷哼了一声,却依旧兴奋着,手掌已经触摸上了林瑞的身体,丝毫没有停下动作的意思。

    林瑞还是像疯狗一样乱咬,却被詹晓军一把扯到了床头,分开他的双||腿,咬上了林瑞胸前的两||点。

    林瑞的喊声早就变了味,愤恨中带着激动,激动中带着更多期待。

    就在詹晓军整个人压到林瑞的身上的时候,林瑞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优雅的旋律这个时候完全变成了闹人的铃声,詹晓军恨不得把林瑞的手机砸烂,硬着头皮不去理它继续着手上的动作,手机好不容易停止了叫嚣,詹晓军蓄势待发,就要突破防线冲进去。

    要命的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你妹!”詹晓军一跃而起要把手机摔到地上,林瑞看大事不好,赶紧也跟着跳了起来:“别丢!别丢!”

    好不容易把手机抢了过来,林瑞看到手机屏幕上大喇喇地显示着“苏娜”的名字。

    “是苏娜,我接个电话。”虽然身体很不想詹晓军停下来,林瑞却还是比了个停止的手势,接通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把奶声奶气的声音:“喂,林叔叔~是我~”

    “在……”林瑞刚答应一声,詹晓军已经把林瑞的身体翻了过来,也不管林瑞在说什么,顶着林瑞的腰||身就刺了进去。

    猛然的进||入,身后冲击性的撕裂的疼痛让林瑞想去撞墙,林瑞只能捂着嘴不让自己嗓子眼里的叫喊迸发出来,詹晓军拼命的吻他的后背,压在他身上动了一下,林瑞只能咬住了自己的手。

    苏林还在电话里喊:“林叔叔,你在干嘛?”

    “唔……没干什么。”憋着一股气说完,林瑞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只能从鼻孔里出气,詹晓军一边进攻他一边伏在他耳边说:“你是没干什么,就是在被我||干。”

    林瑞咬紧了牙根,闭了眼,低声骂了一句:“……混……蛋!”

    苏林没有听见这边奇怪的声音,一边叼着糖一边问林瑞:“叔叔为什么还不回来,林林在家等你呢。”

    詹晓军的脸紧紧贴着林瑞的,林瑞感觉到他在身后的抽||动,每一下都顶到根|部,林瑞这辈子从来没这么窘迫过,他咬着牙抽冷气,回答苏林:“叔叔……唔……哈……待会就回去了。”

    詹晓军坏心眼地加快了动作,林瑞几乎要控制不住嗓子里外冒的呻||吟||声,苏林在那边数着指头喊:“那叔叔要给我买巧克力的蛋糕回来。”

    林瑞的呼吸早就乱了,只能勉强地发出一声“嗯”,算是应了一声。

    林瑞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下被什么温热的东西包裹住,林瑞倒吸一口凉气,詹晓军厚大的手掌紧握着他的命||根,徐徐的摩擦移动,林瑞再也坚持不住,“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算了,林瑞把手机丢到一边,苏林什么的只能先放到一边了,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林瑞陡地发出一声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奇怪的呻||吟,很尖,很媚,林瑞的脸腾得红的发烧,却依然不能自控地大口大口的喘息。詹晓军在他的身后撞||击着,手的上动作也随之加快,林瑞浑身一阵颤栗,一阵热||流在身前喷||薄而出,身后的詹晓军随即也一阵剧烈的抖动,低低的吼叫了一声,发泄进了林瑞的体内,然后松弛下来,趴在了林瑞的身上。

    林瑞筋疲力尽,却听见詹晓军在他耳后有点哑然的声音。

    “林瑞,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被这简单的话“轰隆”的震了一下,林瑞只觉得万般滋味一下子涌上心头,身上这具温热的身体对他来说,太重要了。

    他感觉到身体里的凶器又坚||硬起来,他赶紧翻了个身,面对着詹晓军,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

    “你也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剧烈的温存过后,詹晓军坚持要帮林瑞洗澡,林瑞死活不同意,詹晓军在浴室里的记录实在不能算是良好,拼了老命把詹晓军推出门外,林瑞才靠着卫生间门上,大大地舒了一口气。

    门外就有他在,一边拍着门一边不怀好意的笑着叫自己开门,真是,不要太幸福了。

    洗完了澡,原本应该赶去拜伦家找苏林去,林瑞却实在没有了力气,只能自我放弃地钻进了被窝,靠在了詹晓军温暖的胸膛上休息。

    詹晓军把他圈进怀里抱着林瑞,轻声问他:“累了吗?”

    林瑞笑了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詹晓军的怀抱很温暖,林瑞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那么多天都不给我打电话,来之前也不告诉我一声。”林瑞的语气已经比先前平淡了许多,没什么怪罪的味道,只是像无关紧要那般问詹晓军。

    詹晓军揉着林瑞的头发,吻林瑞的发际:“连着安排了几天工作才拿到了假期,不然我怎么能那么顺利过来,我还不至于想把自己弄失业。”他说这话,似乎在故意笑林瑞,“你现在已经是半脱产状态,我再失业,谁给你还卡债?”

    林瑞撇了撇嘴:“你就是个势利眼。”他在詹晓军身上蹭了蹭,“我自己也能赚钱养活自己。”

    詹晓军把他抱紧了一点:“你什么都不做也没事,好好在我身下躺着就行了。”

    林瑞把手放在詹晓军肩膀上的牙齿印上,那里被自己咬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圆,红红的有点发黑,凹下去又突出来,林瑞坐起来在上面亲了一下,詹晓军觉得有点痒,把他拉住:“干什么?还想来?”

    “詹晓军,”林瑞特别认真地盯着詹晓军的双眼,眼睛里闪闪发亮,“我特别认真地告诉你,我虽然是个受,可我也是个男人。”

    詹晓军忍不住笑出来,还以为林瑞要说什么很严肃的事情,没想到竟然是这个:“我知道,你要不是个男人,我刚刚摸的那是什么。”

    “喂!我是认真的!”林瑞捂住了詹晓军的嘴,“你正正经经地听我说。”

    “我是一个男人,所以我不可能放下苏林不管,无论怎么说,他都是我儿子,就算现在我不能告诉他,以后总有一天我也要让他亲口叫我‘爸爸’,我要亲眼看着他长大。”

    詹晓军把林瑞的手拉下来,把林瑞眼前的刘海拨到一边,自己不在他身边的这段时间,林瑞的头发又长了一些,已经有些挡住眼睛了。

    “所以呢?”

    “所以,你身为我的男人,你要陪我。”

    林瑞的话一字一句,詹晓军却有点听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在我有能力让苏林骄傲地喊我一声‘爸爸’之前,”林瑞顿了顿,“伦敦到中国,中国到伦敦,来回的这些旅程,你愿意陪伴我吗?实在陪伴不了,那些没有我在的夜晚,脑子里能始终都只想我一个人吗?然后,等一切都安顿好以后,你愿意不管我人在何处,都在我身边吗?”

    詹晓军愣了愣,忽然明白过来,他伸手绕过林瑞的脑袋,把他压向自己,气息喷在他脸上:“你这样的要求,对我岂不是很不公平?”

    林瑞挤了挤眉头:“没办法啊,谁让你是我老‘攻’,当攻的人,不牺牲一下怎么行。”

    “我知道了。”詹晓军把他拉过来,在他唇上印下一吻,“无论是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

    大概是旅程太累,詹晓军很快的就睡着了,林瑞却没有睡意。他撑起半个身子,拧亮一点床头灯,趴在他身边仔细的看詹晓军的轮廓。

    健康的古铜色皮肤,有一点糙糙的,眼睛不算很大,现在睡着了,长长的黑色睫毛自然的垂下来,在脸上映出一点微薄的影子。林瑞能想象到白天的时候,这双眼睛所散发出的不一样的味道,有时候很温柔,有时候又很吓人,但更多的时候,总是在自然地到处散播着魅力。詹晓军的鼻子特别直和挺,嘴紧抿着,形状很优美。

    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依然算得上是一个十足的美男子,无论怎么看,都绝对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

    林瑞摸着自己的脸,在雾都呆久了,皮肤不太适应,有一点潮湿的触感。即使为了陪苏林增加了很多户外的活动,死宅的白皙皮肤还是没能怎么晒黑。大大的眼睛,只有嘴唇比较小,看上去还算是斯文。

    林瑞放下手,重新抬头看着詹晓军。他忍不住自言自语:“像你这样的美男子,怎么会喜欢上我的呢?”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林瑞扯了扯嘴角笑了,把床头灯关掉,抱着詹晓军也睡了起来。

    这家伙,真的是拥有着最温暖的怀抱。

    虽然是很想就这么躺在詹晓军怀里睡过去了事,不过林瑞只勉强躺了小半个小时就起床窸窸窣窣地穿衣服,熬了几天夜加上长途旅程再加上无节制奉献体力的詹晓军黑着两个眼圈看着林瑞穿衣服:“你起来干什么,不多睡会。”

    林瑞一边给自己扣扣子一边回答:“你睡吧,我还得去买蛋糕给林林带回去。”

    “完了,还是儿子比老公重要。”詹晓军在床上打了个滚坐了起来,“都这么大了还那么爱吃甜食,想我那么大的时候都已经开始围着操场跑跑圈了。”

    林瑞脑补了一下詹晓军小时候的模样,一张和现在全然不同的包子脸在操场上挥舞着手脚哭着喊着一边叫娘一边抹鼻涕一边玩命的跑,忍不住乐出来。感觉到林瑞脑补的不是什么号场景,詹晓军赶紧瞪他:“笑什么!”

    “没事,就是觉得你长得帅。”林瑞已经穿好了上衣,詹晓军也动手拿了件T恤套上:“我跟你一起去。”

    “不睡了?”林瑞伸手揉了揉詹晓军眼下的黑眼圈,“不困吗?”

    “想跟你多呆会。”詹晓军收拾好自己,除了眼睛下方有点难看,别的地方还是一样神采奕奕,他从行李袋里翻出一个香槟色的袋子,“正好给苏娜送结婚礼物,她的婚礼是什么时候?”

    “三天后就是了,你要去参加?”林瑞想起苏娜嘱咐自己的话,“其实,我们去是不是不太好,苏娜父母什么的都要来,要是他们看见我……”

    “你的意思是不去?苏林穿着小西服拉着苏娜的裙角的样子你舍得不看?”詹晓军把那个袋子塞到林瑞手里,让他拿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