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15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情,维持着闲聊的气氛,故作轻松地问:“就这么简单?真没意思。”

    “也不是。”詹晓军捏了捏他的鼻子,翻身把林瑞压在身下,故意做出一个特别凶恶的表情:“我把他,绑架了。”

    “咦?!”林瑞果然吓一跳,“绑,绑绑绑,绑架了?!”

    窗外的月光忽明忽暗,林瑞看不清詹晓军脸上的表情,那个男人的气息喷在脸上,温暖入春,却语调冰冷地说:“嗯,还差一点,弄死了。”

    那一年的詹晓军,还是一个热血方钢的少年,心里希冀的一切,不过是和心爱的人永远不分离,在有限的人生里能够在一起。但是对方却打碎了他的梦想,不但只用一个“我要结婚了”的短信就妄图斩断两个人之间的情谊,甚至还寄出那样一封残忍的信,只求自己能够得偿所愿。

    詹晓军陷入了疯狂,他一遍一遍给对方打电话,那人都不接,甚至关掉了手机,注销了号码,不再和他有任何联系。他在酒吧里夜夜以酒度日,最后,终于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去把那个男人抢过来。

    詹晓军埋伏在那人所在学校的门口,趁他晚归的那天要把他带走,那人拼命反抗,却抵不过失去理智的詹晓军,两人的争斗撕破了詹晓军的衣衫,却让那人鲜血直流,背上,腿上,手臂上,全是伤口,詹晓军顾不得那么多,把他带到乡下一个破屋子里,用锁链锁起来,日日夜夜只顾盯着他,那人伤口恶化,没多久就开始重病。

    直到有一天,詹晓军买完面包回来,发现那人躺在地上怎么都呼唤不醒,他才慌了神,不知道该怎么办。多日来疯狂的思念,报复的欲望,沉迷的快感在那一刻通通都被惊醒,詹晓军这才意识到,自己亲手把自己说过喜欢的人,说过要好好爱护的人,弄得瘦骨如柴,浑身血污,了无生气地躺在和他一点也不相配的肮脏的地板上。如果说背弃誓言,似乎是自己,比那人更加恶劣。

    詹晓军不知道怎么办,他给心姐打了电话,那时她们已经找了他好久。心姐接到他的电话,一个人偷偷地找到了詹晓军,

    把那人带了回去,临走时告诉他:“如果这次的事情,能让你放下我哥,我不会怪你。”

    “然后呢?”林瑞听得很紧张,“那个老师最后怎么样了?”

    詹晓军亲了亲林瑞的额头,才舒服地躺在床上:“走了,虽然为了他自己,他没把自己的性取向和跟我之间的事情告诉别人,绑架伤人的事情也草草结束,但他不想再留在跟我一个国家,后来就带着他老婆去了意大利教音乐去了。”

    是他的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以为自己想要的,就必须变成自己所拥有的,所以才伤害了别人,他一直引以为戒,所以再没有喜欢过别人,直到那一天,在那家酒吧,詹晓军看见林瑞,那个看上去傻乎乎一愣一愣的家伙,孤零零地坐在吧台上喝酒,看着满屋的帅哥眼神发亮,又一脸的落寞,他那时候只是为了好玩,所以才走过去,请了这个傻小子一杯酒。

    结果这个小子一杯下肚,控制不住地往自己身上贴,他还以为自己看走了眼,其实这家伙是来扮猪吃老虎,为了猎艳才来的,可是詹晓军不亏,这个看上去木讷的家伙,一到床上满满的都是被瞬间点燃的火焰,他们契合的□,凶猛地亲吻,像两只野兽,谁都不愿意停下来,詹晓军动了心,他想,明天,一定要问问这人的号码。

    结果一大早,林瑞失魂落魄,穿上衣服就走,甚至,还拿错了他的内裤。这一点,詹晓军觉得,林瑞可能现在都没有发现。

    詹晓军以为再也不会遇到他,结果却在那个宴会上,重新看见了这个人。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只想在有限的时光里抱紧这个白痴的家伙,给他选择的权利。

    詹晓军沉默地拥抱着林瑞,林瑞听见詹晓军的心跳声,平和温柔,强而有力地跳动着,他凑到詹晓军面前:“那你还想他吗?”

    詹晓军看了林瑞一眼,笑着说:“我现在,可能比较想你。”

    林瑞又锤了他一拳,全然欺上他的唇,一阵热吻。

    混乱的气息弥漫在两人之间,浑浊的目光遮挡了林瑞心中肮脏的思想。

    我喜欢你,詹晓军,可是,对不起,总有一天,我怕我也要离开你,但是在那之前,请你只思念我。

    这是我最自私的欲望。

    -------------————————-------------------------———

    ——————————-----------------

    苏娜一天比一天郁闷。

    未婚夫林瑞忽然说要去出差,既没说清楚要去哪里,也没说清楚要去多久,最重要的是,手机还打不通。

    她去问过两次林瑞妈,也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她也就不好再问,还没有结婚就跟未来婆婆打听老公的行踪终究不合适,她越发纠结,最后终于决定到林瑞上班的公司去问问,好歹能知道一下林瑞到底去了哪里,有没有联系电话什么的。

    苏娜找到了林瑞的主管,也不好直接问,愣是闲聊了半天,好在苏娜漂亮,主管闲聊得很是开心,最后还差点要约苏娜出去吃饭,苏娜这才开口问主管:“差点忘记了,您知道林瑞出差的电话吗?”

    没想到主管一愣:“我不知道啊,林瑞不是被你们军区政治部的人借走了吗?你也不知道?”

    苏娜一惊,心底却不知怎么的,好像能预料到这个结果,事实就是,林瑞消失的那一天,詹晓军也再没有出现在过办公室。她也曾经想过去打听一下詹晓军的行踪,最后还是打消了自己这个念头,不管怎么说,理由太牵强了。

    她隐藏着自己的情绪,强挂出一个笑容:“都怪部长说是部队里的事情不能透露,我也不好问,您不知道就算了,还是谢谢您。”

    主管这才觉得自己终于揭开了林瑞被政治部借走的谜底,看来是苏娜小姐牵的线,不禁有点不满意,旁敲侧击地跟苏娜说:“娜娜,林瑞可是我们公司的人才,很多老板做动画都指定要他,年轻有为,在我们公司也有很好发展的。”

    苏娜听出主管话里有话,心里更加难受,却只能继续笑着:“那当然了,林瑞能在您的旗下,是他的福气,以后也有赖您照顾了。”

    从公司出来,苏娜越来越疑惑,她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林瑞恐怕真的是跟詹晓军在一起,可是他们为什么要在一起,有什么东西值得他们隐瞒自己,在这个她一头雾水的时候,那两个人在干什么?

    苏娜掏出手机,思索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就算被詹晓军前辈取笑自己,她也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她拨出了号码,然后紧张地把手机放在耳边,“滴”手机响起一声,“滴”,又想起一声,苏娜紧张得指节发白,她生怕这个打过去的电话,接起来的不是詹晓军,而是林瑞。

    又

    一声机械的“滴”,苏娜贴紧了手机,这一下,一声与众不同的声响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Dame it!

    手机“滴”了两声,那边忽然传出来一声与众不同的声响,苏娜以为詹晓军接了起来,焦急地喊了一声:“喂?”听筒那边却是一个女人尖锐的声音,叽里咕噜讲了一通苏娜听不懂的话。苏娜更心急了,又喊了一声:“喂!喂?”

    这下那女人终于说了一句苏娜能听懂的话:“hello,who is it”

    苏娜正在疑惑,那边又响起一个男声:“hey!lily,give it bae.”

    虽然还是英文,苏娜却听出来那正是詹晓军的声音,电话那边一阵嘈杂,似乎是两个人在抢夺手机,苏娜听见那头詹晓军气急败坏地喊:“lily!That is enough!”

    那个好像叫莉莉的女人也在嚷着:“Damn it!Sayyou love me!”

    苏娜“啪”的一声挂掉了电话,无意中发现上司在和女人调情的尴尬让苏娜满脸通红,一直就知道詹晓军前辈魅力非凡,部门的女同事都把他奉为头等的钻石王老五,但真没想到这魅力还国际通用,连外国妹子都那么主动。发现了大八卦的苏娜满心里全是找人聊闲话的快感,连自己为了什么要找詹晓军都似乎忘了。

    其实,只要证明林瑞不是和詹晓军在一起就已经足够了,苏娜唯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那别的又能有什么呢?那个林瑞,总不能真的跑到哪里和女人偷情吧,苏娜对自己有绝对的自信,她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任何一个女人,也许,林瑞真的是在办什么正事吧。

    詹晓军好不容易抢过电话,刚对着手机“喂”了一声,却发现对方已经挂了,也就没放在心上,可看莉莉还要过来抢,赶紧把手机装到裤子里,对着莉莉挤了个鬼脸:“back off! I donnot want to fight with yirlfriend!”

    两人各自端了两盘子食物往沙滩上走,林瑞和另一个女人坐在沙滩上,正在拨弄一个烧烤炉。林瑞看那一男一女骂骂咧咧打打闹闹地走过来,一脸愁容,问身边那个扎着马尾纤瘦的中国女人:“李杨,他两吵什么呢?”

    “我女人让你男人说爱她。”中国女子一脸无所谓地在给烧烤炉煽风点火,林瑞却一脸尴尬:“怎么说起这个了。”

    詹晓军和莉莉已经走了过来,莉莉把饮料放下,对着那中国女人抱怨了好一通,林瑞一个单词没听

    明白,就看懂红色短发的莉莉朝着詹晓军狠狠地竖了个大大的中指。

    林瑞一头黑线,问詹晓军:“怎么了?”

    “她说我不主动帮忙,所以鸡翅不给我吃。”詹晓军一边往烤架上放火腿,一边对着莉莉骂了句,“整个一外国女流氓!”

    “嘿!”李杨乐起来,“我可听得懂,在我面前骂我老婆,不是很合适吧。”

    詹晓军举手投降:“得了,我认输,你们两个女人一帮,好男不和女斗!”

    林瑞也笑容满面,虽然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莉莉和詹晓军那么容易吵起来,不过只要看到詹晓军吃憋投降,他就非常满意了。

    李杨和莉莉是他们在酒吧偶遇的一对女同情侣,李杨比林瑞虚长两岁,是在当地留学的中国女学生,因为遇到了莉莉坠入爱河,所以毕业后干脆就留在了当地,在这边的一家财务公司当会计,发扬了大部分中国留学生算数能力优秀的传统。莉莉比李杨大一岁,是当地一个出租潜水工具店的小老板娘。林瑞在酒吧里遇见她们的那天正是两个女人订婚的日子,没有亲戚的祝福,只有一两个圈内朋友的见证,李杨把银色的戒指带在莉莉的手指上,莉莉脸上都是泪,跳到李杨的身上拼命地吻她。

    极其怪异,又异常温馨的场面,林瑞看得很感动,不知怎么的就拉着詹晓军加入了庆祝的队伍,和两人成了朋友。

    詹晓军和莉莉不在的时候,林瑞问过李杨,她和莉莉的事情,李杨家里人知不知道。李杨告诉他,没有勇气面对父母,又怎么会有勇气面对未来。

    李杨出了柜,为了求得家人的原谅,特意在订婚前回了一趟国,深寒的夜晚,披露的白天,李杨跪在家门口整整一天,无声无息地和家人的顽固对抗,最后杨父终于走出了家门,打了她一巴掌,然后告诉她,让她再也不要回来。

    林瑞听杨波轻描淡写地说着那个父亲的巴掌,感觉的却是自己的爸爸已经呼着掌打在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他忍不住联想到自己跪在家门口,听见房间里恍如隔世的父母的声音。

    母亲在哭,父亲在咆哮,山崩地裂,冷暖颠倒,他很害怕。

    林瑞问李杨:“你不后悔吗?”

    那个看上去和一切普通的女孩没有任何区别的女人点燃一根烟,纤瘦的身体里是林瑞想象不到的力量,她反问林瑞:“如果我放弃莉莉,你觉得,今天我站在这

    里思念莉莉的时候,我会后悔吗?”

    林瑞答不出来,太过艰辛的爱情,有勇气选择已经是极大的奢侈,说后悔,已经不是他们该拥有的能力,唯一的路只是面对自己选择的人生。林瑞甚至没有立场去评价李杨的行为是对是错,在这个女人面前,林瑞觉得自己非常渺小,渺小得什么都不剩下。

    杨波脸上还挂着笑容,轻松地说:“不管怎么说,父母都是爱孩子的,血浓于水嘛,就算现在我爸不能原谅我,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