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17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戒指戴在詹晓军手上比自己想象的还好看,心里一动,随即更加难过,詹晓军是戴上了,可是自己带不上啊。

    詹晓军看林瑞一脸愁苦相,拿着那个蓝绿的戒指提议道:“要不我去问问店主,能不能把这个戒指改大了?”

    林瑞点点头,詹晓军拿着戒指跟那个店主叽里呱啦一通说,林瑞看到店主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心急得要命,拉着詹晓军问:“怎么样,怎么样,他怎么说?”

    詹晓军摇摇头:“他说这是古董戒指没有办法改,”林瑞刚叹了口气,他又接着说,“不过他也说了,店里有和这个戒指相配的链子,你要是同意,可以改成别的样式,项链什么的。”

    林瑞不知道自己该悲该喜,郁闷地说:“项链多难看,我不要。”

    詹晓军也沉默了一会,忽然又拍了拍林瑞,挤了挤眼:“放心,我有好办法。”

    ☆、玩悬疑有瘾吗?!

    詹晓军朝林瑞挤了挤眼:“放心吧,我有办法。”说完又转身和店主叽里呱啦讲了一通什么,店主点了点头,走到库房里,拿出一条古铜色的链子,用红色的软绸包着,是螺丝扣麻花钮底部穿着一颗小珠子的链子,果然和戒指很相配,詹晓军又说了几句,店主从抽屉里掏出一根绳子,递给了詹晓军。

    詹晓军蹲□子撩开林瑞的裤腿,林瑞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呀!干嘛!”

    “给你量脚脖子的尺寸。”詹晓军抓住林瑞的脚,把绳子往上套,林瑞疑惑了:“量脚腕干什么?”

    “项链不好看,就给你做个脚链,平时看不出来,也不显眼,又不用摘下来,还不怕丢。”詹晓军量好了长度,给店主递回去,店主接过来进内房修改链子的长度去了。

    林瑞不是很满意:“用戒指做脚链,多奇怪啊。”

    詹晓军却不以为然,对林瑞笑道:“有什么奇怪的,戒指本来就是两个人之间互相捆绑连接的证明,现在我带在手上,你带在脚上,从此以后,只要我一拉,你就得走回到我身边。”

    林瑞红了脸,居然也接受了詹晓军的说法,手足相连,似乎比都带在手上还要暧昧,他也学着詹晓军的说法:“你怎么不说,以后只要我一抬腿,你就得乖乖的趴在我脚下呢。”

    “你还想踩我呢?刚刚还没跟你算账了!”詹晓军故意抬起手来假装要收拾他,林瑞果然马上抱头投降:“詹爷爷饶命!小的再也不敢了!”

    詹晓军没收手,举手重下手轻,在林瑞的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然后才笑他:“无胆匪类,胆小如鼠,时光倒退三百年,你就适合当太监。”

    林瑞也没皮没脸了:“我要是当太监了,你怎么办。”

    小受真是给脸就翻天的种族,詹晓军深刻地了解到了这一点,看来,自己再不抓紧□□,以后这家伙只会越来越口无遮拦了。

    两人在店里闹得正欢,店主把链子重新拿了出来,加了一个固定的小环,正好可以把戒指穿上,詹晓军又蹲下来给林瑞带上,果然刚刚好,带在林瑞白皙的脚踝上正凸显出那一丝半点的娇媚。詹晓军没敢说出口,古时候,戒指是奴隶的凭证,而脚环是由脚链演变而来,一个带着戒指的脚环,就是他们情的枷锁,锁住林瑞让他不能逃脱。

    这个华丽的古董,就是他们关系的证物。

    林瑞对自己这件新礼物

    很满意,越看越美,忍不住抱着詹晓军的脸“啵”了一下,居然当着店主的脸如此的大胆,林瑞也没想到,也许以后的以后,林瑞对着祖国大地上的亲戚朋友也敢这么直白地宣示自己对詹晓军的所有权吧。

    几个小时后的那趟回国飞机,就是他们这段关系,全新的开始,林瑞忍不住开始期待幸福。

    ------------------~~~~~分~~~~隔~~~~线~~~就~~~素~~~~~~我~~~~~~~~~~------------------------

    “老同学聚会,你也不多喝一杯。”苏娜接过庞辉递来的红酒,这位老班长冲她笑了笑,“怎么样,听说你就快结婚了?”

    苏娜和庞辉轻轻的碰杯:“八字刚有一撇,还早了,很多事情都还没确定呢。”

    庞辉坐到她旁边,感叹道:“时间过得太快了,真没想到当年咱班的大美女苏娜就这么嫁人了,”他扭头看着苏娜,“我真想知道是哪个臭小子这么幸运。”

    “一个普通人而已。”苏娜不好意思地转转酒杯,“是个动画设计师。”

    庞辉来了兴致:“动画设计?原来你喜欢宅男啊。”

    苏娜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也是喜欢宅男老实。”

    酒过三巡,一帮昔日的老同学难得见面,到处都是欢颜笑语,在场的人都多喝了几杯,头晕目眩之间,苏娜好像听见老班长似醉似真的对自己说,要是他当年把心里的话告诉她,苏娜今天会不会就该嫁给他了。

    第二天一大早苏娜就被短信铃声吵醒了,睡得不熟的苏娜爬起来看了一眼手机,是林瑞发来的:“我回来了,待会见个面,好吗?”

    林瑞把短信发出去,这才定住了自己的心神,向和自己相处这么久的人坦白自己的性向,林瑞很紧张。这么久以来,林瑞已经把苏娜当成了家人,这次的举动,也许就要和苏娜彻底决裂,即使做好了思想准备,林瑞还是很担心。

    詹晓军看林瑞拿回手机以后立刻发了一条短信,大概也能想到是怎么回事,等他收起手机才敢问他:“林瑞,我送你回家吧。”

    “不了,”林瑞摇了摇头,“我还是自己回去,等把事情处理完,我再和你联系。”既然还没向家人坦白,林瑞觉得自己最好还是暂时不要见詹晓军了。

    詹晓军点点头:“那你自

    己小心。”说着,拿出一张SD卡,递给林瑞,“给你。”

    “这是什么?”林瑞接过来看了看,詹晓军压下他的手:“一点无聊的东西,等你回家再看。”

    林瑞朝詹晓军笑笑:“玩悬疑有瘾吗?”

    “有,”詹晓军拍拍他的脑袋,拉着行李领他走,“走吧,至少让我送你上大巴。”

    机场大巴往城市中心开着,一个礼拜以前,林瑞什么都没带离开了这片土地,今天,林瑞还是什么也没拿就回来了,只是心境早已大有不同,那时候,林瑞抱着和詹晓军诀别的心,现在,脚上的链子却又千斤重,无时无刻不提醒他要到詹晓军身边去。

    坐在车上百无聊赖,林瑞想起还有詹晓军给他的那张SD卡,干脆掏出来塞到手机里,卡里没什么软件,只是媒体文件夹里满满的,林瑞打开来看,都是些照片。

    是詹晓军在海滩上拍的照片,有他被埋在土里只露出一个脑袋,lily还在他身上堆了两个假奶的照片,有他吃着烧烤满嘴辣椒的照片,有他抱着游泳圈,在浅滩上坐着,死活不肯下水的照片,有他洗澡的时候,詹晓军忽然打开房门冲进来抢拍的照片,林瑞都不知道,詹晓军拍了那么多,多得不像话,林瑞看着,很想给詹晓军打个电话,问他,你是和谐版的冠希哥吗?

    林瑞继续往后翻,滑过他的单人照,手指停留在一张他和詹晓军的合照上,是他们刚到海滩的时候,请路人为他们照的,詹晓军拎着酒杯,悠闲地靠在吧台上,他则坐在高脚凳上,比了一个很美营养的“V”字,他没看过这张照片,他一直以为詹晓军也像他一样傻瓜一样的看着镜头大声说“茄子”,而其实,詹晓军是一直微笑着,扭过头凝视着他。

    目光如此深情,看得林瑞忍不住笑了。

    夫复何求。

    林瑞继续往后看,这次也是一张偷拍的照片,在酒店的床上,林瑞闭着双眼已经睡着,詹晓军却醒着,怀里抱着他。

    詹晓军幸福的笑着,林瑞安然地睡着,一切如月光般姣好。

    林瑞还想再看,司机大声吼了一句:“到站的下车拉!”

    林瑞这才吓了一跳,赶紧抬头,发现自己差点就坐过站了,赶紧站起来下车。

    苏娜和林瑞约在一间常去的咖啡馆,林瑞刚进去坐下,苏娜就到了,林瑞回来不先回家先来见自己,苏娜很开心,回家

    知道先跟老婆报道,果然结婚这件事会改变人的。

    林瑞看到苏娜本人,更加紧张,原本准备好的台词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先给她递餐牌:“苏娜,看看喝点什么。”

    苏娜点完东西,林瑞就后悔了,一大杯热乎乎的美式拿铁端上来,林瑞忍不住在脑子幻想自己被那杯咖啡当头泼下来的场景,早知道就约个蛋糕店好了,最多被砸一下至少不会烫伤啊。

    就算被烫伤也要说了,林瑞尝试着开口:“苏娜,其实我有事想。。。”

    “这里的蛋糕好像也很好吃。”苏娜打断他的话,举起餐牌又叫服务员,“来个芒果慕斯蛋糕。”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林瑞脑子里全是自己又咖啡又蛋糕全身甜又苦的场景,打击真是来的太突然了!

    林瑞咽了口口水,鼓起勇气再一次尝试:“苏娜,是这样的。。。”

    “林瑞你也真是,出差怎么不开手机呢。”苏娜一边喝咖啡一边说,“你不知道我会找你的吗?家里的装修还没搞好呢。”

    完全没有插话的档口嘛!苏娜一开始说就停不下来,从家里的装修说到部门的八卦,又说到昨晚的同学聚会,苏娜想起自己昨晚恍惚中听到的老班长的表白,越想越真实,这才停下了嘴,喝了口咖啡,总结道:“总之你不在的时候发生了很多事情啊。”

    林瑞抹了一大把汗,原本准备好的说话的气氛早就被苏娜毁到了九霄云外,林瑞深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对苏娜说:“我先去趟厕所。”

    绝不能气馁,今天一定要说出口!林瑞!加油!!!

    闲话刚说的一半,林瑞就进了厕所,苏娜觉得不太尽兴,想到还有她发现的那个詹晓军的风流八卦没说,心想待会林瑞出来一定要跟他讲讲。苏娜吃着蛋糕,忽然听见林瑞的手机响了一下,苏娜拿起来看,是条广告短信。

    苏娜把短信删除,想退出界面,却发现林瑞的图片还开着,苏娜点开一看,忽然愣住了。

    ☆、你丫怎么那么爱拍照片!

    苏娜震惊了,那照片里分明是詹晓军和林瑞躺在一张床上,两人都□着上身,虚盖着白色的被单,林瑞已经睡着,詹晓军还抱着他!

    怎么回事!苏娜脑中一片空白,怎么回事!

    苏娜心急的往下翻,下一张,还是他们两个人,再下一张,还是差不多的亲昵照片。

    苏娜感觉自己手心的温度完全冷了下来,一个惊天的事实摆在她眼前,她之前担心的事情全都成了真,詹晓军真的是和林瑞在一起!

    苏娜颤抖着手继续往下滑,这一次,更让苏娜震惊。

    是一张艳照!

    林瑞就在詹晓军的身下,露出苏娜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两个男人之间结合着,刺激着苏娜的神经。

    苏娜觉得一阵恶心,她不明白,两个男人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

    苏娜再往下翻,接下来的照片,全是不同角度的艳照,和之前的酒店不是一个地方,好像是在某个人的家里,苏娜不敢想象,詹晓军和林瑞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就有了这样的接触!

    不能再呆在这里,不能再面对林瑞,苏娜慌乱地抓起自己的包,把林瑞的手机塞进去,然后夺门而出。

    林瑞接了水擦了擦脸,又拍了拍自己的两颊,目光炯炯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喊了一句:“林瑞!听着!今天一定要说出口,就算苏娜把你丢到粪坑里,也得说!”

    收拾好自己,林瑞走出洗手间,回到卡座上,苏娜却已经不见了。

    “去哪里了?”林瑞看到苏娜的包也跟着消失了,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摸了摸身上的口袋,果然,手机没在身上。

    完了!林瑞的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他这才记起来,自己的手机里面,还插着那张有自己和詹晓军照片的SD卡,而自己刚刚分明没有取出来。

    怎么会这样!偏偏是这个时候!林瑞慌了神,他不知道苏娜会有什么反应,只能急的在原地打转,林瑞看到柜台上面放着一个固定电话,赶紧冲过去抓起话筒就要给苏娜打电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