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19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此身败名裂。

    他颤抖着坐下,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点点头:“是。”

    “这么也好。”林瑞妈很高兴,这么会为家考虑的儿媳妇哪里去找,她拍拍苏娜的手,“你想好了就好,想怎么做我都支持你们啊。”

    两个未来的婆媳手拉着手亲密的说话,林瑞坐在一边浑身冰冷。

    他都忘了,这就是女人,宁愿鱼死网破,也不愿斩断情丝。

    他犯下的错,现在是到了报应的时候。只是这个报应,来得太突然了。

    苏娜拒绝了林瑞妈一起吃饭的提议,坚持要回家,说是要回去和家人商量结婚的具体事宜。林瑞妈也不好再请,只好叫儿子务必把儿媳妇安安全全送回家去。

    一对貌合神离的男女沉默地下了楼,走到小区门口,苏娜转身冷冷地看着林瑞:“不要再送了,我自己回去。”

    林瑞不想放弃最后的希望,他艰难地开口:“苏娜,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可是你不能用自己的婚姻开玩笑,你明知道我是gay,嫁给我不会有幸福的。”

    “幸福是什么?我从人群里挑出了你,以为你就是我要找的男人,虽然平凡,可是善良,对我也很好,我一直以为我是幸福的。”苏娜面无表情地对他说,“可是结果却发现,你背着我和别的男人有关系,男人,哈,那么多男人,我怎么就选中了一个卖屁股的!”

    林瑞心痛地看着苏娜,她说的没错,无论如何,是自己对不起她。

    苏娜逼近他,眼里全是骇人的光芒:“竟然幸福那么难把握,我干脆就毁了你的幸福,这是你欠我的!就要用你一辈子来还!”说完猛地转身走了,还不忘“呸”了一口,“这么看着你真让我恶心!”

    林瑞不敢去拉她,他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去劝服苏娜,苏娜失去了理智,可是他又能好到哪里去。

    他愁苦地站在那里,身后慢慢地靠过来一个人影,一把熟悉的声音对他说:“林瑞,怎么了?”

    他转身看身后那人,正是詹晓军。

    林瑞很想扑到他身上抱住他,问他怎么办,他想告诉他,苏娜威胁他,扬言毁了他,可是话出了口,却变成了:“你怎么在这里?”

    “我过来找你。”刚刚准备到林瑞家看看,却看见苏娜和林瑞一起下楼走出小区,他只好先躲到一边远远地看着,他分明看见了苏娜脸上不同寻常的表情,还有林瑞隐忍的痛苦,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林瑞你还好吗?苏娜刚刚跟你说什么了?你脸色怎么那么不好。”

    还不都是因为你,该给照片的时候不给,不该给的时候又偷偷给我。林瑞很想告诉詹晓军全部的事情,然后责怪他,打骂他,怪他神经病,哪有人把艳照也不加密一下就放在SD卡里,难道几年前冠希哥的事件还没有给他以警示吗?像这种东西就该删完又删,放过这种照片的硬盘应该丢到火里烧完再倒进黄浦江才对!

    林瑞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能有什么,苏娜不肯原谅我,跟我生气了。”

    只是这样?詹晓军不相信,林瑞这个白痴,喜怒哀乐都挂在脸上,他现在的样子哪像只是苏娜不肯原谅的模样,詹晓军想了想,也没揭穿他,只说:“没事,慢慢来就好,实在没有办法的话就跟我商量。”

    倒是想跟你商量,可是我敢么?林瑞心里悲鸣不已,就詹晓军这个曾经绑架,差点杀人,带着自己去撞车的冲动性格,告诉他苏娜手上有他们的艳照,还不知道詹晓军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命太苦了,林瑞叹了口气,爱人是这么一个靠不住的男人,自己真是命太苦了。

    “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林瑞看了看四下,小区里的熟人都朝自己这边看过来,忍不住把詹晓军推出去,“不是跟你说了敏感时期少联系吗?打电话就算了,怎么还跑到这来了,快走快走。”

    “我担心你有事不告诉我。”詹晓军站着不动,满眼柔情地看着林瑞,“你答应我,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

    林瑞心里一暖,点了点头:“知道了,走吧走吧。”

    詹晓军趁没人注意,抱了抱林瑞,嘱咐着:“好好照顾自己。”说完便放开赶紧走了。

    林瑞看着詹晓军的背影,英俊潇洒,如此迷人,这个有着大好前程的男人,那么耀眼,这样的人,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的照片就被摧毁。

    他无论如何都要阻止那可怕的事情。

    詹晓军发动汽车,朝公寓的方向开着,转

    过红绿灯,直到看不见林瑞,忽然一打方向盘,直直地,往另外一个方向开去。

    ☆、有哪里不对?

    转过方向,詹晓军朝军区政治部直直地开过去。他拨通了档案部门的电话,值班员小赖接起电话,懒声懒气地问:“喂?哪位?”

    “我是政治部詹晓军。”一边玩扫雷一边接电话的小赖“腾”地一声丢掉鼠标,坐直了身体:“首长!有什么吩咐?”

    詹晓军看了一眼表:“再过二十分钟你把我部门苏娜同志的档案送到我办公室。”

    “是,首长。”小赖还想多说两句,那边詹晓军已经挂断了电话。

    詹晓军到办公室的时候,小赖已经在门口等着,拿着一份薄薄的资料,一见到詹晓军就把那资料递给他:“首长,您要的资料。”

    詹晓军接过来看了一眼,丢还给小赖:“不是这个入职档案,是她从文工团调过来时的大档案。”小赖看领导表情不佳,赶紧接过来,道歉道:“是,我这就去拿过来。”

    看小赖走了出去,詹晓军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下,轻揉着太阳穴。

    有哪里不对?

    林瑞离开机场以后,应该是先去找苏娜谈话,为什么他们两人会在林瑞家出现?中间发生了什么?旅游归来,林瑞身上什么也没带,除了钱包和证件,就还有一个手机而已。

    手机?詹晓军回忆起自己第一次给林瑞打电话的时候,提示的是关机,林瑞的手机应该还有电,为什么会关机?为什么他再打过去以后,林瑞的状态听起来就不大对劲了?

    詹晓军有种不详的预感,他拨通了电讯服务台的电话,一个姑娘接起来:“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

    “我的手机丢了,想挂失号码,”詹晓军报出林瑞的电话,服务台的姑娘问他:“请告诉我机主姓名,身份证号,还有您的服务密码。”

    还好詹晓军记得林瑞的身份证号码,只是手机的服务密码却不清楚,詹晓军想了想,林瑞那个傻小子说不定都不知道还要去更换手机的原始密码。詹晓军决定赌一把,报上了原始密码。

    运气不错,林瑞果然没有换过密码,服务台的小姑娘登录了系统,忽然发出一声“咦?”,那小姑娘下意识地说:“这号码不是刚刚报过挂失吗?”

    该死!果然是手机出了问题,詹晓军忍不住锤了下桌子,敷衍了一句:“那可能是我朋友帮我挂失了,没事了。”说完便挂了电话。

    林瑞的手机里面能有什么见不得

    人的东西?除非里面放进去了自己交给他的SD卡!

    詹晓军大叹一口气,林瑞这个白痴,肯定是让苏娜拿到了那些不该示人的照片。

    詹晓军陷入了沉思,不管苏娜的目的是什么,这下肯定大事不妙了。

    小赖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恭敬地站在门口,这次手上抱了一个大大地档案袋:“首长,这是您要的档案。”

    接过那个袋子,詹晓军终于满意地看了小赖一眼:“谢谢,麻烦你了,你回去吧。”

    送走旁人,詹晓军打开那个袋子,细心地看苏娜从小学开始所有的资料,一页一页慢慢的翻,然后,开始记下每一个和她有关系的人。

    他必须趁事情闹大之前,解决这件事。

    苏娜的房间。

    苏娜盖着被子缩作一团,她很难过,可是却哭不出来。她想起很多事情,想起自己第一次遇到林瑞,一个长得很文静,看着很呆的男人,在联谊会上傻傻地冲她笑。

    她原本不喜欢林瑞这样类型的男人,她喜欢出色的男人,小学的时候,喜欢高年级的大哥大,初中了,喜欢打篮球很强的学长,去了艺校,她喜欢的是那个在讲台上满腹雄才的庞辉。只是遇到林瑞的时候,她刚刚听说一个姐妹说庞辉和一个校花在一起,苏娜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出色的男人也许不是她的宿命,眼前这个呆呆的却笑得很好看的人,才是她可以相信的人。

    但是天意弄人。苏娜很恨,她不知道自己在恨谁,只是很恨,恨不得要立刻马上看到林瑞伤心难过的样子。

    就为了这一点,她也不会放过他们。

    ------------------------------------------------------------------------

    “去饭店?去饭店干什么?”林瑞拿着手机偷偷跑到办公室外面接,“苏娜,我在上班了!”

    “下班再去就是。”苏娜不耐烦地说,“今天就要去把酒席定下来。”

    林瑞真想把手机摔掉,却又不敢:“苏娜,你想清楚。。。”

    “我想清楚了,下午六点半到饭店,不来的话后果自负。”苏娜“啪”的一声挂断电话,把林瑞的声音阻隔在了电话那头。

    小组长朝苏娜走过来,敲了敲她的桌子:“

    苏娜,去趟詹晓军的办公室。”

    去找他干什么?林瑞跟他的小情人告状了?苏娜冷哼一声,站起来:“知道了。”

    没有敲门,苏娜用力地推开了詹晓军办公室的门:“找我有事?”

    詹晓军却是满脸笑容:“苏娜来了,坐,是这样的,今天晚上和一个外贸企业有饭局,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去,你有时间么?”

    怎么?苏娜谨慎地盯着詹晓军,让自己去饭局?这个人是有什么企图。

    苏娜试探着开口:“今天我约了林瑞去定酒席。”她一边说着,观察着詹晓军脸上的表情,“我们半个月内就要结婚了。”

    “是吗?恭喜啊。”詹晓军脸上的表情没有一点变化,“那正好,今晚吃饭的那个地方就很适合结婚,你刚好跟我一起去试试菜,可以的话我跟老板商量给你们打个折。”

    又来?苏娜想起詹晓军给他们找房那件事,也是靠他才买了房子,拿到了很大的折扣,为什么现在还来?苏娜有点疑惑,难道林瑞还没把他们东窗事发的事情告诉詹晓军?还是这只是詹晓军的计谋?

    苏娜决定暂且答应下来:“也好,那我就一起去吧。”

    走出詹晓军的办公室,苏娜给林瑞发了条短信:“今晚先不去了。”

    林瑞收到短信,松了一口气,也好,能拖一天是一天,现在林瑞只期望苏娜能下了这口气,不要再拿终身大事开玩笑。

    包厢里只坐着苏娜和詹晓军,苏娜很不自在,她不喜欢看见詹晓军那副跟自己很熟的嘴脸,现在的她真想冲上去,撕破詹晓军的脸皮,让他从自己的眼前消失。她连喝了几口水,才稳定下自己的心神,却越发难受。

    等了有十来分钟,包厢门才被推开,走进来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中年男人,一进门就伸出手一边走一边喊:“哎呀!我们来迟了来迟了!真是对不住政治部的同志,待会我自罚三杯,自罚三杯!”

    苏娜厌恶地跟着詹晓军站起身,刚想也敷衍两句,忽然看见那中年男人的身后,又跟着走进来三个男人,苏娜心里一惊,迅速扭头看了詹晓军一眼。

    ☆、番外一则

    “你在看什么?”林瑞递给詹晓军一杯热水,拉了一张凳子坐在他身边,凑到电脑屏幕跟前看,浏览器里是满目的红色以及黄色的小星星,“你还看这个呢?”

    詹晓军揉了揉眼睛:“组织上要求看的,学习先进思想嘛。”詹晓军抱了抱林瑞,“待会还有几份报告,看完才能睡,你要是无聊就去看电视。”

    林瑞看得眼睛发困,果断同意了詹晓军的意见:“那我待会出去看电视了,你要是困就别喝水了,我去给你冲个咖啡吧。”

    “也好。”詹晓军把水杯递回给林瑞,“谢谢老婆大人。”

    “去你的!”林瑞踹了詹晓军一脚,接过水杯出去了。

    詹晓军的厨房没什么吃的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