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20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西,喝的东西倒很齐全,林瑞刚打开装咖啡豆的小盒子,忽然看到里面一团白色的东西在动,“啊!”的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詹晓军刚要起身去看,林瑞就拎着一个白色的肉团子冲进了房间:“詹晓军!你的厨房里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詹晓军定睛一看,林瑞手上抓着的分明是一只坎培尔仓鼠,他也大叫一声,站了起来:“啊!是咯吱!你在哪里找到的?”

    “咯吱?什么咯吱?”林瑞把那坨肉坨子甩了甩,詹晓军赶紧冲过去:“林瑞!手下留情!这是我的仓鼠!”

    林瑞躲过詹晓军,把仓鼠抓在手里:“什么?仓鼠?詹晓军你居然养仓鼠!还叫咯吱?”林瑞顿了顿,开始疯狂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詹晓军!你不养只大狼狗居然养仓鼠!我去!笑死我了!哈哈哈哈!”

    “你懂什么!坎培尔仓鼠是仓鼠里面最暴躁的,而且它的雄性是唯一会在妻子生产的时候在旁边陪伴的哺乳动物!比人类还高级!”詹晓军恼羞成怒,“林瑞!你快把咯吱放下!这样他会吐的!”

    “就不放。”林瑞捧着那只雪白一团的东西,晃来晃去,“不给你,不给你,来求求我啊。”

    “可恶!”詹晓军猛地扑过去,把林瑞压在身下,“敢让我求你,今晚你别想睡觉了!”

    两个男人厮打在一块,詹晓军撕开了林瑞的衣服,林瑞扯开了詹晓军的裤子,两个人打着打着,忽然就变得。。。额。。。不像是在打架了。

    仓鼠咯吱从林瑞手里逃出去,瞪着圆圆的黑眼睛看着自己这个不称职的主人还有主人的对象,嗯,他们,好害羞哦。

    仓鼠咯吱决定不再参观主人,自己的爱人还在窝窝里面等着它带东西回去吃呢。

    咯吱挪动着圆圆的身体,路过电脑屏幕,看见里面红红的旗子和黄黄的小星星。

    真好看,不知道能不能吃?咯吱伸出小爪子摸了摸,嗯,冰凉凉的,都抓不到,肯定不能吃。

    “咯吱,咯吱。”仓鼠咯吱好像听见有人在叫自己,回头一看,原来是主人和他的对象到床上运动去了,可怜的床儿正在发出咯吱咯吱的叫声呢。

    呜呜,好火热,咯吱抱起电脑旁边放着的一颗小栗子,赶紧跑回窝窝里面。

    恩恩,今天学习了先进的姿势,回去要实行一下!

    话说,主人刚刚说错了,仓鼠不在生子的季节,都喜欢和同性那个呢。害羞。

    回去一定要去跟爱人嘲笑一下主人才行!嗯嗯!

    ☆、我也是个男人!

    那个中年男人身后,又跟进来三个男人,苏娜抬头一看,其中一个分明是庞辉。她心中一惊,迅速看了詹晓军一眼,詹晓军还是没什么异样,这是热情地招呼大家:“坐,坐。”

    庞辉看到苏娜倒是很惊喜,特别高兴地朝她走过来,坐在她身边:“娜娜,你也在这,真有缘分。”

    苏娜尴尬得笑笑,中年男人倒是很积极:“哎呀!原来庞辉和政治部的美女是熟人啊,那可太好了,晓军同志,这下你可不能再推脱说没人跟我们合作了吧。”

    苏娜警惕地看了詹晓军一眼,那人没有看他,只是和那中年男人说:“没问题,要是苏娜愿意,就让她和你们公司合作好了。”

    苏娜刚要拒绝,庞辉已经鼓起掌来,满脸笑容地看着苏娜:“太好了娜娜,以后我们就是合作伙伴了。”

    总不好再拒绝,苏娜终于也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对着庞辉说:“好。”

    这一顿饭,吃的没怎么吃,詹晓军倒是喝了很多酒,对方四个男人轮番上阵跟他敬酒,苏娜心里堵得慌,也不愿意给他帮忙,闹腾了两三的小时,詹晓军已经醉意上脸,还不忘交代庞辉:“今天真是喝多了,我先打车回家,你帮个忙,送苏娜回去吧。”

    苏娜冷着脸,本想推脱,最后还是依从了。

    詹晓军一进家门,就奔进了厕所,红酒白酒啤酒连轴转,他早就受不了了,只能趴在马桶旁边拼命地吐。胃里没有食物垫底,詹晓军更觉得很难受,最后把黄胆水都吐了出来,嘴里只剩一阵苦味,他还在干呕。

    吐过以后,詹晓军才觉得胃里舒服一些,坐在地板上调整了一下呼吸,又觉得头痛欲裂,使劲揉了揉太阳穴也没有好转,詹晓军勉强站了起来,坚持着清洗了一下,这才敢看镜中的自己。

    还是那般模样,满身酒气,反倒多了一丝疯狂。

    林瑞你这个混蛋,詹晓军笑着骂了一句,走出厕所,跑到沙发上躺下,拿出手机,忍不住打电话给林瑞。

    那边林瑞似乎已经睡了,懒懒地问了句:“喂,詹晓军?”

    “是我。”詹晓军揉了揉肚子,真是,吐完就饿了,“你在干什么?”

    “睡觉了,”林瑞打了个哈欠,“你还没睡吗?现在几点了?”

    詹晓军想看一眼表,可是实在不想动,只好说:“我不知道。”

    林瑞迷糊地闭着眼:“哦,那早点睡吧。”

    “嗯,”詹晓军刚要挂电话,忽然想起什么,轻声问他,“林瑞,你是不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瞒着我?”

    林瑞“嗯?”了一声,猛地反应过来,一个激灵也不困了,结结巴巴地回答:“没,没,没,没有啊。”

    詹晓军皱了皱眉头:“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林瑞快速地否认着,心里却更虚。

    “好吧。”詹晓军叹了口气,“那睡吧。”说完又一阵恶心,咳嗽了两声。

    林瑞听出不对,有点担心:“詹晓军你怎么了?没事吧?”

    “有事,我想你了。”詹晓军觉得困意渐渐席卷上来,说话的声音渐渐弱下去,“就是想抱你了。”

    “色狼。”林瑞红着脸骂了一声,却听见那边传过来的不是说话的声音,而是淡淡的鼻鼾声,林瑞无趣地挂了电话,却睡不着了。

    果然,要不还是去看看他吧。

    林瑞想了想,从床上起来,穿上衣服,偷偷摸摸地出了门。

    詹晓军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会,听见外面有点窸窸窣窣的响声,好像是开门的声音,他梦到有一个小贼开了门,然后他又听到有谁撞到什么东西的声音,这下梦里的贼更明显里,就是一个翻箱倒柜在找贵重财物的家伙,詹晓军下意识地绷紧了神经,准备把梦里的小贼解决掉。忽然他被推了一下,詹晓军还没睁开眼,就反射性地扭过了那人的手,猛地扭了一圈,用膝盖压住了那人的脑袋。

    “我草!疼!詹晓军你放手!”林瑞放声大喊,詹晓军这才睁开眼睛,看到自己居然压住了一个人,正是林瑞。

    “诶?”詹晓军赶紧放开了手,半梦半醒之间搞不清什么情况,“你怎么在这?”

    林瑞“啪”地跌坐在地上,甩着手大骂:“我草你老妹啊詹晓军!早知道你连做梦都会打人,我就不收下你家的钥匙了!!”

    “意外意外。”詹晓军抱歉地扶起林瑞,“你也是的,大半夜跑来干什么?”

    “你不是说想我吗?”林瑞坐在椅子上揉手,捏着鼻子看詹晓军,“怎么了,一身的酒气呢?”

    不说还好,一提起来,詹晓军又想起自己为了促成苏娜和她的学生时代偶像庞辉多接触的机会,拼了老命去喝的那些酒,

    胃里马上一阵恶心,敲了林瑞脑袋一下:“还不是因为你?”

    “暴力狂!你离我远点!”林瑞躲开詹晓军,不满地说:“关我什么事,我让你喝酒的?”

    怎么不关你的事,詹晓军把林瑞拽过来,表情有点发狠:“林瑞,我认真问你,你要认真的回答我,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能有什么?怎么又问。”林瑞不自然地甩开詹晓军的手,“咱两现在不挺好的吗,别没事找事啊!”

    詹晓军的脸冷下来,忍不住戳穿他:“你还想瞒着我,苏娜手上是不是有我们的床照?你跟我说,她是不是用那些照片威胁你了?”

    林瑞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全是脑子里小秘密被揭穿的尴尬,支支吾吾地说:“你,你怎么知道的。”

    “呵!你当我像你一样傻!”詹晓军心里憋出一点气来,“你告诉我,苏娜是不是威胁你跟我分手?!”

    “没有。。”林瑞刚要否认,又对上詹晓军压迫感极强的目光,一下就蔫了,小声地说,“她只是让我和她结婚。”

    詹晓军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整个空荡荡的屋子里都回响这那一声骇人的声响,林瑞吓了一跳,詹晓军厉声骂道:“这和分手有什么区别!林瑞!你实话实说!什么都不告诉我是不是打算和我分开!”

    林瑞本没有这个意思,被詹晓军一吼也来了气,站起身来和他对视:“你吼什么!我不告诉你不就是为了让你冷静嘛?!”

    “扯吧!”詹晓军酒精上脑,只觉得自己怒火中烧,“你自己难道能解决吗?就靠你最后还不是得什么都听她的!”

    林瑞彻底怒了:“詹晓军!你别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也是个男人!不是个女的!我自己可以做决定!”

    “妈的!老子今天就让你看看你是男人女人!”詹晓军猛地朝林瑞扑过去,把林瑞翻到在地上,林瑞直直地倒在了地上,脑袋被地板磕了一下,生疼,林瑞疯狂地扑打着詹晓军,手脚并用,一边打一边骂着:“变态!!放开我!你要干什么!”

    詹晓军一把捂住林瑞的嘴,林瑞张大口使劲咬住詹晓军的手,詹晓军手上吃痛,松开了林瑞,林瑞赶紧踢了詹晓军一脚,挣扎着往屋外跑。

    “草!”詹晓军追了上去,一把拖住林瑞的腿,林瑞蹬了几脚没蹬开,却再一次被詹晓军翻到了地上,这次詹晓军直接骑到了他身上

    ,不管林瑞骂什么,直接扯开了他的上衣。

    “詹晓军!你。。。唔。。。”林瑞还在拼命踢打,詹晓军已经压在他身上,双唇堵上他的嘴,浓厚的酒气涌了上来,林瑞被冲得心里一阵恶心,猛地对着詹晓军的嘴咬了下去。

    詹晓军被咬的嘴唇鲜血直流,林瑞还想往外跑,詹晓军猛地扯下了林瑞的裤子,丢到了一边。

    “你跑啊,有本事你就跑!”詹晓军抓住林瑞往房间里拖,林瑞只能使劲用手指抠地板,可是无济于事,拖到房间门口,林瑞终于抓住了门框,拼命地蹬詹晓军:“放开我!我不想和你做!”

    詹晓军没有理他,一把将他拎起来,按在了床上,林瑞还要喊,詹晓军直接用枕头蒙住了林瑞的脑袋,林瑞的骂声被淹没在棉花里。

    詹晓军凶狠地刺进他的身体,不顾他的感受,只是疯狂地穿刺着,林瑞一直在骂,不停地骂着,直到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詹晓军把一身的力气涌进他的身体里面,直到自己筋疲力尽,林瑞已经摊在了床上一动不动,身下是裂伤带来的殷红血液,和詹晓军的液体换成一团,染污了床单。詹晓军大吼一声,也倒在了床上。

    睡着之前,詹晓军脑子里就剩一句话,无厘头的,不知道怎么就想起来了。

    酒后乱性。在这张床上,他和林瑞两次的时光,都是因为喝了酒。

    以后,真是不能碰了。

    林瑞是在浑身刺痛中醒来的,醒来的时候,詹晓军还睡着,两人还维持着昨晚的姿势,林瑞只觉得哪哪都难受,看着安静地睡着的詹晓军,他只觉得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他明明知道詹晓军的心意,也相信詹晓军能懂他,昨夜却厮打成这样。

    男人之间真的那么难以相处吗?

    林瑞穿好了衣服,又一次趁詹晓军睡着的时候夺门而出。只是这一次,感觉比上一次痛多了。

    他理了理头发,正想是该先回家还是直接去上班,忽然手机响了起来,林瑞低头一看,那是一条短信。

    ☆、要户口本干什么?

    林瑞打开手机,那是一条苏娜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拿上你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下楼。”

    户口本?林瑞愣了一下,要户口本做什么?林瑞刚想问,苏娜的第二条短信又来了:“快点,我马上就到你家楼下。”

    现在在我家楼下?现在才几点啊!林瑞赶紧冲下楼,一边狂奔一边找出租车,拼命往家里赶。

    上班族堵车的时段还没到,林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