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3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着他的脖子,恶魔詹晓军凶神恶煞地看着他,眼睛里放出幽幽的绿光,嘴里全是獠牙,英俊的脸上都是阴森森的邪气。詹晓军对他说:“林瑞,你就等死吧。”

    “不要啊!”林瑞大叫着梦里醒来,拼命地喘着粗气,手不停地确认自己脖子的安全,再三观察自己的身边没有詹晓军之后,林瑞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只是梦。

    林瑞看一眼表,时间已经是早上九点半,吓得他立刻从床上炸了起来:“闹钟怎么没响,迟到了!迟到了!”

    林瑞匆匆把上衣套上,右脚踩着裤子,左手拎着另一只裤脚冲出了房门。林瑞妈一看儿子的狼狈样,赶紧把他扶住:“儿子你干嘛不穿好衣服就出来了!”

    林瑞一边扯着裤子一边大叫:“我上班迟到了!妈你让开,我要去厕所。”

    “你急什么,先穿好衣服。”林瑞妈松一口气,“今天是星期六,你不用上班。你今天不是约了朋友出去玩吗?人家都来了,你快收拾收拾自己吧。”

    林瑞愣在原地:“朋友?”

    “恩,朋友啊。”一个林瑞根本不想熟悉的男人端了一杯茶倚在门柱上微笑着看着他,“你忘了?今天我们约好去。。。”男人做了个攀爬的动作,“爬山来着。”

    “啊!”林瑞尖叫一声,往后大跳一步,右脚卡着裤子,左脚踩着右脚,身体重心不稳,眼看就像摔在地上,那男人冲过来,扶住他,脸上还是那个杀死人的微笑:“小心点,慢慢来,我又不急。”一边把林瑞扶起来,一边却偷偷的掐了一把林瑞的屁股。

    林瑞还想大叫,却被男人的眼神活活吓了回去,只能不可置信地盯着这个梦里的恶魔:“你怎么在我家?”

    “还好意思问呢,人家晓军来家里都坐了半个小时了,就等你起床,本来我想去叫你起来的,人家晓军还说让你多睡会他可以等。”林瑞妈对自己的儿子怪责道,“像你这样不守时又一惊一乍的儿子,我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来的。”

    林瑞刚要辩驳,林瑞爸也走了过来,招呼着詹晓军:“晓军呀,你到大厅等等吧,跟我把这盘棋下完了。林瑞,你也快一点!这都几点了!来来,晓军你出来吧。”

    “好的叔叔。”詹晓军答应着,顶着人畜无害的笑容出了客厅。

    我去!林瑞张大嘴巴看着和自己的父母混得其乐融融的詹晓军,心里把自己唯一知道的那几句国骂用了一万遍。

    你们知道这是个谁吗就把他放进来!你们没看过《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吗?!你们干嘛和这个变态那么亲热啊!林瑞对着客厅里欢快愉悦的三人无声地控诉着。爸你能不要一脸恍然大悟似地跟人家下棋吗?!我去!!!

    詹晓军抬头看林瑞一眼,用好朋友的语气问道:“小瑞你快把裤子穿上吧,多冷啊。”

    “还不快去!”林瑞爸也接声。

    林瑞这才想起自己还半光着屁股,屁股上还有刚刚被詹晓军捏了一把的热度,心里大哭着,奔向了厕所。

    没错,比起现实,他更喜欢那个梦!!!!

    ☆、我才没有对不起他!

    梦和现实的区别在哪里?

    梦是现实的写照,现实是梦的素材,只不过,做梦这件事醒了就能忘干净,现实这件事,不管你怎么想把眼前的人和事情抹杀掉,你都做不到。

    在林瑞的眼前,现实中的詹晓军同志,正拿着一份景区广告,翻来复去的看。

    居然真的是来爬山!

    林瑞战战兢兢地看着眼前这座高山,乘坐缆车上去以后,还有几个山头才能到山顶,越往上面走,越是渺无人烟,这样的地方,实在很适合做某些别的地方不能做的事情,比如说,活埋什么的。

    林瑞确信自己的骨气昨天晚上已经用的一干二净,他挤出一个电视剧里太监公公常有的笑容,凑近詹晓军:“那个,詹先生,昨天对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打扰您的兴致的,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原谅我吧。”

    “是吗?”詹晓军把手里的景区介绍放下,掏出几张毛爷爷,开始在缆车点排队买票,“可是你已经打扰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林瑞竖起三根手指对天发誓,“詹先生您尽管吩咐,我保证这次不管您让我干什么,我都照办!”

    詹晓军的目光在林瑞身上上下扫射,看得林瑞当即后悔自己刚刚说话的话,詹晓军想了一会:“那你排队买票吧,我去旁边吃点东西。”

    还好还好,林瑞大松了一口气,又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出卖劳动力总比出卖肉体好。

    詹晓军买了一大碗关东煮,林瑞坐在缆车上,看着詹晓军不紧不慢的吃,气味香得林瑞嘴馋,不过詹晓军完全没有给林瑞的意思,自己一个人吃饱了,剩下的就这么放在一边,也没想给林瑞。

    林瑞在心里暗骂,小气鬼。

    缆车走得很慢,詹晓军一直看着缆车下面的风景,忽然冒出来一句:“这座山,很适合做坏事啊。”

    林瑞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瞬间坐直了身体,活埋?真的是活埋吗?不要啊,他还没活够呢!

    詹晓军又看了看:“恩,很适合打野战。”

    原来不是活埋,林瑞松下一口气,刚放松到一半,忽然意思到詹晓军那个“打野战”不是真人CS里面那个野战,整个人又僵在那里,一动不敢动,默默地盯着詹晓军。

    这家伙,想在这里,把他办了吗?

    林瑞脑子里转过千百个念

    头,最后甚至一闪而过从缆车上跳下去求生的想法,不过在确认了高度之后,林瑞又当机立断放弃了这个不要命的想法。

    真是,屁股哪有命重要。

    小林瑞发现自己的底线真是低到连自己都看不清的地步,心中暗叹为什么同人不同命,要是自己是个攻,说不定现在就情势逆转,坐在这里云淡风轻地发表着野战言论的,就是他不是那个该死的詹晓军呢。

    不过,做攻的体力,林瑞发现,自己还真没有。

    詹晓军一路马不停蹄,下了缆车就开始往山上爬,一点疲态都没有,头发还是那个形状,脸上还是那么光滑,走起路来虎虎生风,如履平地。反观林瑞,刚走了半个小时,已经被詹晓军落下一百来阶,头发就着汗水黏在脸上,大气喘个不停,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扶着腰,几乎已经走不动了。

    林瑞很想让詹晓军等等自己,不过想到詹晓军人后对他的态度,只能识相的放弃,拼了老命往上爬。

    出门四百米都觉得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宅男林瑞,这一次觉得自己简直把一辈子能走的路都走光了,恨不得不管形象的瘫倒在地上,大叫詹晓军你还不如杀了我,好在就在林瑞精神和肉体双重崩溃的前一刻,詹晓军停了下来,站在了山顶的凉亭上。

    林瑞半爬半走的坚持到凉亭,刚坐下就觉得自己的骨头完全要散架,比被詹晓军蹂躏过还要累,他一边喘着大气一边看詹晓军,神一般体格的恶魔大人脸不红气不喘,一脸宁静地看着天边的太阳。

    林瑞不得不承认,这个场景很美,花美男一样被上天眷顾着,拥有好像被神亲手雕塑过的脸蛋和身材的詹晓军,笔直地站在山峰之巅,阳光成了他的装饰物,清风成了他身边的配角,一切都好像被这个林瑞见过最好看的男人掌握在手上,不管现在发生了什么,即使是天塌了下来,林瑞觉得,这个男人都能保持这个笔直的军姿站在那里,不懂一分一毫。

    林瑞偷偷在心里想,要是,自己是个女人,遇到像詹晓军这样的男人,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扑过去。

    可惜他不是,他四肢健全,器官正常,是一个负责着家里传宗接代大任的男人,他不能出柜,更不能为了一个男人不顾一切,就算这个男人完美得不像话。恩,至少外表完美得不像话。

    林瑞刚坐稳,准备开始欣赏一下山上的风景,詹晓军却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林瑞。”

    林瑞像被电击一样迅速站了起来:“是。”

    “下山吧。”詹晓军转身开始下山。

    这家伙根本不是人!外表再好看内心是渣滓的家伙永远都只能是渣滓啊!林瑞为自己刚刚居然用完美这种字眼来形容詹晓军懊悔不已,恨不得给自己两嘴巴。这家伙就算长了一张天使一样的脸,那也是堕落天使好吗?!是被上帝遗弃的家伙!是恶魔!是路西法!是撒旦!

    林瑞一边抱怨着一边走下山,对着詹晓军的背影,默默地在心里比了无数个中指。他正想着自己一定要找机会把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都拿回来销毁,却一个不小心一脚踏空,从山路上直接滑了下去。

    林瑞还来不及大叫,就觉得先是屁股一阵疼,然后是腿上一阵说不出的感觉,接着,林瑞看到天空和地面换了一个方向,估摸着自己可能翻了一个跟斗,好像又翻了几个跟头,再然后,林瑞就结结实实撞在了一个人的腿上。

    林瑞摸着脑袋睁开眼,分明是詹晓军的裤子,衣服,往上,是詹晓军皱着眉头的脸。

    “你今年几岁了,走路还会摔跤?!”詹晓军拉了林瑞一把让他站起来,林瑞却觉得自己从小腿往上整个下半身都在疼痛,一个不稳又坐在了地上。

    “你怎么回事?”詹晓军这仔细看他,“摔哪里了?”

    林瑞哭丧着脸:“我站不起来了。”

    “废物!”詹晓军一边骂着,却蹲下了身子,按了按林瑞的腿,林瑞杀猪似的吼了一声,詹晓军眉头更深,“居然摔伤了。”

    林瑞心里各种委屈,心想你以为人人都是你,不管怎么折腾都不会腿上没劲吗?

    詹晓军又拉了林瑞一把,把林瑞直接背在了身上:“下山去看看。”

    林瑞又惊又怕,想从詹晓军背上下来:“你放我下来,我能走。”

    “能不能安静点别乱动。”詹晓军骂道,“你以为你是小女生,长得轻啊!重死了!”

    林瑞不敢再动,只能闭上嘴任由詹晓军背着,詹晓军一步步地往下走,林瑞这才在詹晓军的背上感受到了汗水。

    “放我下来吧。”林瑞不忍心说道,“我真的可以。”

    詹晓军干脆只回答他两个字:“闭嘴!”

    林瑞只好收起嘴巴,老老实实地不动。

    詹

    晓军心里嘴上各种教训林瑞少吃,却始终没有把林瑞放下,等到了缆车点,詹晓军背上已经湿了一大片,林瑞看到詹晓军闭着眼调整了好一会呼吸,才对林瑞说:“你做好了,我去买票。”

    真是的,我有什么好愧疚的。林瑞心里的小老鼠上下翻腾着打鼓,又不是我要来爬山的,本来就是他说要来的,再说了,我也说了可以自己走嘛。

    林瑞揉了揉腿,还是疼得厉害,詹晓军已经买完了票,走过来,一把横抱起林瑞,上了缆车。

    “喂!詹晓军!”这下林瑞的脸彻底红了,“放我下来!”

    詹晓军把林瑞扔到座位上,丢给林瑞一个白眼,这才坐下来,闭目养神。

    林瑞红着脸看着詹晓军,心里某个地方火辣辣地烧着,满心都是翻云覆海的情绪,林瑞在心里警告自己,我不欠他的,我不欠他的。

    他詹晓军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恶魔,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再说了,他是军人诶,军人为人民服务那都是应该的。

    林瑞的思绪左飞右飘,最后落在了自己身上。

    真是的有没有那么累啊,我有那么胖么?林瑞偷偷地捏了一把自己的肚子,哪有肥肉啊,在同身高的男人里,我这种身材绝对是瘦子行列的好么。

    林瑞想逗詹晓军说话,詹晓军却一直闭着眼,缓慢地呼吸着。林瑞想无可想,只能偷看詹晓军的脸。

    百看不厌啊。林瑞在心里狠狠踹了自己一脚,可是,怎么就能这好看呢,这眉眼,这鼻子,这嘴唇,这下巴,这锁骨,这头发。

    林瑞不能自已的朝詹晓军凑过去,盯着詹晓军的唇,眼里发出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亮光。

    亲一口,试试,怎么样。

    亲一口,亲一口,亲一口,恶魔小人在林瑞脑子里不断放送这三个字,林瑞迷茫着双眼,不知不觉离詹晓军越来越近。

    詹晓军猛然睁开了眼睛:“你要干嘛?”

    ☆、你拍死我吧!

    詹晓军猛然睁开了眼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