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4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要干嘛?”

    林瑞吓了一跳,跌坐在椅子上,红着脸大叫:“没没没没没,没什么。”

    “你要是想亲我,就直说。”詹晓军坐起身子,“我不会拒绝你的。”

    “我绝对不是那个意思!”林瑞疯狂地摆手:“我刚刚,我刚刚就是看你脸上有东西,我想帮你拨走。”

    詹晓军已经站起来,凑近他:“什么东西?”

    “虫!虫子!”

    詹晓军盯着林瑞的双眼:“虫子?”

    林瑞已经语无伦次了,脸上的热度烧到耳朵根:“是头发!头发!”

    詹晓军坐在林瑞旁边:“头发?”

    林瑞觉得詹晓军的脸在自己的眼前越放越大,上次被强吻的经历迅速重现在林瑞脑海里,他正要感叹自己怎么又一次一失足成千古恨,哪有人一边大喊自己贞洁烈男一边想要趁别人不注意偷亲人家的,詹晓军却扬了扬眉,靠到另外一边:“真没意思。”

    没意思?没意思是什么意思?林瑞心里一阵失落,詹晓军是说,自己没意思?

    没意思你还把我从家里拉出来!林瑞各种委屈,没意思,没意思你就不要假装要亲我啊!

    林瑞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期待被詹晓军强吻没被实现所以难过,还是被同是男人的家伙说没意思所以难过,反正林瑞就是难过,不止难过,林瑞觉得自己很想卡着詹晓军的脖子质问他,你以为你很有意思吗?!

    詹晓军没再理他,等出了风景区回到车上,詹晓军才问林瑞:“你有没有熟悉的医生?”

    林瑞憋着气,嘟囔着:“我平时又没病,哪来的相熟的医生。”

    “我明白了。”詹晓军发动汽车,“去找我认识的医生吧。”

    林瑞坐在詹晓军的车里,总觉得自己要被甩出去,赶紧压紧了安全带:“詹先生,其实我真的没事,不用看医生也可以的,我回家拿红花油搓搓就好了。”

    詹晓军瞪他一眼:“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罗嗦的男人,要不是和你上过床,我真以为你是个女的。”

    林瑞无奈地闭嘴,心想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嘛。

    林瑞原本以为,詹晓军说的认识的医生,最多事军医院里面的医生,没想到詹晓军直接把他带回了军区,把他丢给了一

    个老军医。

    老军医看见詹晓军进门,笑得挺开心:“是晓军啊!你都多久没有来看我了,过来过来,是不是身体怎么样了?”

    “李伯伯,我没事。”詹晓军朝那个老军医鞠了个躬,指了指林瑞,“您能抽空帮我看看我这个朋友吗?他刚从山上滑了一段,我怕他摔伤了。”

    “行行,我看看。”李军医撩起林瑞的腿摸摸,“这孩子不是军人啊。”

    詹晓军点点头:“不是,是普通坐办公室的。”

    李军医又给林瑞把了把脉,接着摇了摇头:“摔得倒是不严重,不过小朋友你身体很不好啊,是不是老是久坐,对着电脑,湿气都积压在尾骨放不出去,很麻烦啊。”

    林瑞从来没见过这样级别的医生,最熟悉的只有家里小区的挂牌医生,说话又带了一股太监味:“那您说怎么办?”

    “今天给你针灸一下,再贴两贴膏药吧。”李军医四下看看,皱了皱眉头,“我这今天也没来学生,晓军,你记得怎么拍湿气吗?”

    詹晓军点点头:“我记得。”

    “那待会我给他针灸完,你给他拍吧。”李军医高兴起来,“还是晓军聪明,教过你的事情都不会忘。”

    林瑞苦着一张脸:“能不针灸吗医生?”他还从来没有针灸过呢。

    詹晓军已经帮医生拿好了针灸包:“李伯伯咱开始吧。”

    林瑞觉得背上一点忽然疼了一下,然后针头转动着,又疼了几下,针这才停在了一个地方,停下来倒是不疼了。

    林瑞咬着牙,背上腿上挨了十几针,手心马上出了好些汗,他抬头刚想看看詹晓军,医生把他的头按下去,在脑袋上又插了两针。这下林瑞再也不敢动了,只要一动,针头就牵动着刺刺的疼。

    詹晓军就坐在旁边陪着他,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杂志,过了有半小时,医生才过来把银针拔了,指了指林瑞的腰,右腿关节,和肩膀,对詹晓军说:“这三个地方,用手背拍出黑色淤血来就行了。”

    林瑞觉得针灸就已经够折磨人了,没想到詹晓军点点头,站到他旁边,对着他的腰身,就拍了一下。

    这一下还不怎么疼,第二下却把林瑞拍得要跳起来,再一下,林瑞整个身体就剩下疼这个字,詹晓军却还没有停,节奏稳定地在林瑞腰上拍着。林瑞觉得自己简直要大声尖叫,

    却不好意思,只能咬着牙坚持着,手握成了拳头死死地绷紧了全身的肌肉。

    詹晓军拍了有二十多下才停下来,林瑞刚松了会劲,詹晓军又朝着林瑞右腿的关节拍了下去。

    第二次的刺激更大,林瑞咬住了针灸床,整个人都轻微地抖动着,他觉得自己全身的痛觉神经都被放大了,被拍打的地方只剩下刺人的疼痛,他拼命逼自己忘了身上的感觉,却更清楚地感受到了腿上传来的真实的痛。

    詹晓军看着林瑞在床上抖动着,咬着牙关紧闭着眼,心里一紧,下手却没有放松了。这一次,只拍了十几下,詹晓军就停了手。

    林瑞大叹了一口气,詹晓军伏在他耳边轻声说:“忍忍,最后一个地方了。”

    林瑞绷紧了全身的肌肉,詹晓军的掌再次落在了林瑞的肩上,“啪,啪”的声音有节奏地想着,林瑞觉得已经有泪莹润在自己的眼眶里,却只能憋着不让他流出来。

    等詹晓军停下来,林瑞已经没了力气,瘫软地趴在床上。詹晓军揉了揉手,才叫来医生:“李伯伯,好了。”

    李军医走进去,让林瑞侧躺好,给他扳了扳,林瑞听见自己有几节骨头想了几声,吓了一跳。等医生放开他,他才感觉到自己身上忽然轻松了许多。

    “孩子有救。”李军医嘱咐詹晓军,“晓军你去拿两贴膏药,回去让这孩子贴上,”又对林瑞说:“你回去了啊,多吃点蔬菜,别老吃肉,多喝水,等过几天再来看看。”

    林瑞心里一紧,还来啊!!!

    詹晓军点点头,把林瑞从床上拉起来:“李伯伯,谢谢您,那我们先走了。”

    “去吧去吧。”李军医拍了拍詹晓军的肩膀,“晓军你也记得,别太拼命了,工作虽然重要,找老婆也很重要,你爸老让我劝劝你呢。”

    “是,是。”詹晓军赶紧拉着林瑞往外走,“李伯伯再见。”

    林瑞被詹晓军扯到车里,动了动身子,果然全身轻松了很多,只是被詹晓军拍打的地方还是酸酸地疼,不由得抱怨道:“你怎么下手那么重,我觉得自己都快被你打死了。”

    “打死了你还有那么多废话?”詹晓军发动汽车,“我送你回家吧,回家好好趴着。”

    林瑞还想唠叨,却看见詹晓军的右手手背泛着红,这才想到,刚刚詹晓军是徒手拍自己,自己有多疼,詹晓军也不见得轻

    松。

    林瑞这下安静下来,不好意思地说:“谢谢你。”

    “恩。”

    “不过,詹先生啊,”林瑞还是苦着脸,“我能不能不要再来了其实我身体挺好的。”

    詹晓军反问他:“你说呢?”

    林瑞觉得自己真是有泪只能往心里流,暗想自己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正想着,林瑞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苏娜录制好的特别的铃声:“老公接电话,老公接电话。”

    ☆、装什么装!!!

    林瑞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苏娜录制好的特别的铃声:“老公接电话,老公接电话。”

    林瑞感觉到詹晓军的脸色一黑,赶紧接起了电话:“喂,苏娜,怎么了?”

    “想你啊。”苏娜甜美的声音从电话那边想起来,“真是的,你都不想我,昨天都没给我打电话。”

    林瑞觉得詹晓军脸色更黑了,也跟着着急起来:“我有点事,你说怎么了?”

    苏娜抱怨道:“你怎么那么不喜欢跟我打电话?讨厌,我是想提醒你,记得明天早上九点跟我去逛街,我已经约好小姐妹了,中午还要一起去吃饭的。”

    “知道了,先挂了。”林瑞也不知道自己心虚什么,只是赶紧挂了电话,身边的詹晓军脸上已经完全没了表情,林瑞越来越郁闷,我接自己女朋友的电话,你脸黑什么。

    詹晓军狠狠踩了刹车,林瑞的脑袋一下撞在了玻璃上,脑袋上无辜长出一个小包的林瑞大叫道:“你干嘛!”

    “我也要去。”詹晓军认真地看着林瑞。

    “什么?”

    “我说,明天你们去哪里,我也要去。”詹晓军恶狠狠地说。

    什么?才不要啊!他和苏娜去约会,詹晓军跟去能有什么好事。

    詹晓军看林瑞没有反应,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他,又重复一遍:“我!也!要!去!”

    林瑞哀求道:“詹先生,能不能不去啊?我和苏娜出门没什么好玩的,可无聊啦!”

    詹晓军猛地把林瑞的脑袋压在座椅上,掰过他的脸,狠狠地咬住了他的嘴。

    这次不是强吻,是直接的撕咬,林瑞感觉到自己的嘴刺拉拉的疼,简直要被詹晓军咬了下来,他拍打着詹晓军,用嗓子眼挤出声音:“行啦,行啦!”

    詹晓军这才把他放开,表情凶狠地继续开车。

    林瑞委屈地搂着自己的嘴,心里默默地骂着,大变态!没见过这样的大变态!

    林瑞一副吃了狗屎的表情,介绍身边的詹晓军:“苏娜,詹先生说今天想和我们一起吃饭。”

    “大帅哥啊!”苏娜旁边的女生眼睛里冒着星星,拉着苏娜花痴地看着詹晓军,“他好帅啊!”

    苏娜骄傲地说:“那当然,晓军前辈是我们军区最帅的帅哥。”

    那女生自动

    朝詹晓军粘过去:“你叫詹晓军是吗?我叫鲁娟,很高兴认识你啊。”

    詹晓军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我也是,很高兴认识你。”

    林瑞朝詹晓军翻白眼,装什么装,有本事就把你暴力狂爱咬人的死变态本质表露出来!

    苏娜把林瑞拉到一边:“晓军前辈怎么会想和我们一起吃饭?你们昨天也在一起?”

    “爬山去了。”林瑞做了一个和詹晓军一样的攀爬动作,“回家的时候你刚好给我打电话了,他听见了就说他也要一起来。”林瑞试探着说,“你要是不喜欢的话,要不让他别跟我们一起吧。”

    “为什么啊?你没看鲁娟那个表情吗?要是让晓军前辈走的话,她肯定会吃了我的。”苏娜摇摇头,“再说,他是我的领导,虽然不是直系的,也是我的上司,我把他赶走,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说完又抱怨道,“原来你昨天是和晓军前辈在一起,我还想你能有什么事情呢,居然挂我的电话,看在前辈的份上,我就原谅你吧。”

    林瑞在心里拼命叹气,苏娜啊苏娜,你这是在出卖男朋友啊你知道不。

    本来是一对情侣带着鲁娟这个电灯泡,这下变成了四人约会,刚刚失恋本想找苏娜慰藉心情的鲁娟眼下心情大好,迅速重整旗鼓,朝詹晓军拼命发动攻势,一会拉着詹晓军卖萌要去买hellokitty,一会吃饭的时候装贤惠给詹晓军夹菜端饭。詹晓军都微笑着接受了,还体贴温柔地给鲁娟拉椅子拿筷子,林瑞一边看着,心里一边吐酸水,这个变态怎么那么能装呢?

    鲁娟心情大好,苏娜心情也不错。从来对自己的事业没帮助的林瑞,这一次居然博得了詹晓军的欢心,成了詹晓军的朋友,苏娜感觉到自己培养了那么久的男朋友,终于开窍了,席上不停地给林瑞挑肉吃。詹晓军看在眼里,什么也没说,只是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从桌子底下踹了林瑞一脚。

    林瑞脚上吃痛,脸上却只能挂着笑容,咬着牙咽下嘴里那块肉。越吃心里越难受得厉害,凭什么他詹晓军就能心安理得接受人家献殷勤,一边吃一边还跟鲁娟调着情,一会给人家递个水,一会问要不要吃甜品,一会看鲁娟嘴角脏了,还亲手拿了张纸巾给鲁娟擦掉。

    这个家伙明明就在以十万伏特电力朝着鲁娟放电,鲁娟眼看就要被电死在餐厅里,连他这个旁边看的人都要被电焦了,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