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5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瑞心里恨得牙痒痒,抬起腿来想以牙还牙以腿还腿,也

    想踹詹晓军一脚。

    詹晓军看见林瑞忽然往下坐了一节,知道林瑞想要报仇,趁林瑞使劲的时候偷偷把脚抬了起来。林瑞脚上用着十成的力,一下没找到目标,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往桌子底下滑。苏娜一看林瑞不知怎么的要往地上摔,伸手想拉他却没拉住,反而帮了个倒忙。林瑞本来手上撑着椅子,这下被苏娜撞了一把,也没撑住,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昨天摔着的地方很快有了反应,从尾骨一直疼到了腰。

    林瑞咬着牙也不敢喊出声来,有苦说不出,只觉得自己腰疼得厉害,瞬间开始痛恨该死的詹晓军。

    苏娜看男朋友居然坐着坐着也能滑到地方去,脸上挂不住,赶紧把林瑞拉起来,半心疼半责怪地骂道:“怎么回事,屁股上面抹油了吗?疼不疼啊?”

    林瑞身上吃痛,只能皱着眉头点点头:“我没事,一不小心。”

    他想狠狠地瞪詹晓军一眼,却发现詹晓军看自己的眼神,居然带着一丝关切,好像在用眼神问他,腰疼不疼。林瑞泄了气,也不敢再瞪,只好招呼鲁娟和苏娜:“没事没事,继续吃饭。”

    原本吃完饭计划是各自回家,这下有了詹晓军,鲁娟说什么也不肯走,非要去唱歌。鲁娟唱歌很好听,是苏娜朋友堆里的小麦霸,她知道鲁娟这是看上了詹晓军,想用情歌打动这个帅哥,也不好拒绝,拉着林瑞也一定要去。

    林瑞本来只想快点结束回家躺下,这下被逼无奈一起跑到KTV,一坐到ktv的硬皮沙发上就觉得屁股痛,只能偷偷地坐空气凳。詹晓军像普通朋友一样坐在他身边,却拿了个靠垫,悄悄塞给他。

    林瑞也不知道是该怪他,还是该感谢,心里的小算盘打了半天,还是觉得自己吃了亏,低声嘟囔着:“以为你给我拿个垫子我就能原谅你吗?”

    詹晓军当没听见,鲁娟点了两首对唱的情歌,红着脸给詹晓军递话筒:“你能和我一起唱吗?”他看了林瑞一眼,林瑞把脑袋别过去,心想你看我干什么,我又管不着你。

    詹晓军推脱道:“算了吧,我唱歌很难听的,你自己唱比较好。”

    苏娜还在旁边起哄:“晓军前辈,没事啦,您就唱一句吧,情歌哪有女生一个人唱的。”

    鲁娟干脆上手把詹晓军拉起来:“来吧,来吧,一起唱吧。”

    詹晓军站起来,看林瑞没什么反应,索性清了清嗓子,接过话筒

    :“那我就试试吧。”

    鲁娟点了一首你是我心里的一首歌,詹晓军居然拉着鲁娟的手,开始深情地唱王力宏的唱词。

    林瑞心里很不是滋味,心想,你是王力宏,你比得上王力宏吗?你就唱王力宏的情歌,还拉人家的手,什么东西。

    苏娜看詹晓军那么主动,心里很高兴,拉着林瑞商量:“要不我们叫一打酒吧?”

    “酒?”林瑞下意识地抗拒,“喝酒干嘛?”

    “气氛那么好,不喝点酒不是浪费了,你也给鲁娟帮帮忙啊。”苏娜继续怂恿着。

    林瑞摇摇头:“不要!坚决不要!”

    苏娜敲了一下林瑞的脑袋:“你怎么这么讨厌。”

    林瑞脑门上挨了一个爆栗,低声叫了一声,还是抗拒着:“大白天的喝什么酒啊!”

    “你真是!”苏娜习惯性地举起手,还想再敲一次。

    詹晓军忽然丢下了手中的麦,抓住了苏娜。

    ☆、我才不要跟你在一起!!!

    詹晓军忽然丢下了手中的麦,抓住了苏娜的手。

    林瑞傻着眼看着詹晓军,苏娜瞪着眼看着詹晓军,鲁娟桃心眼看着詹晓军,所有人都在看着詹晓军。

    你这是干嘛!林瑞在心里喊,这是为了要夺取全场的目光吗?!你不这么做我们已经都盯着你了好不好!

    詹晓军一脸的淡定,放开了苏娜的手:“苏娜,对男朋友要好一点,女孩子不要动手动脚的,这样就不淑女了。”

    苏娜一愣神,把手抽回来:“啊,知道了前辈。”

    真是不知道詹晓军想干什么,林瑞心想,唱着歌怎么还教训起苏娜来了。

    苏娜揉了揉手腕,她不敢说,詹晓军这一下抓得她好疼,她只能想是前辈平时力气大习惯了,才在抓她的时候把她抓疼了而不自知。

    詹晓军重新拿起话筒,接着屏幕里的歌词继续唱着:“你是我心里的一首歌~”

    林瑞看现场气氛没什么变化,只有苏娜皱着眉头揉了揉手,心里有点不安:“要不,娜娜,咱还是叫一打酒?”

    “算了吧。”苏娜摇摇头,“待会鲁娟喝醉了,耍起酒疯来谁都拦不住,我还怕她对晓军前辈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情来,到时候我就不好交代了。”

    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变得太快了。林瑞心想,自己永远都摸不透女人的心。

    四人唱了有两个多小时,苏娜提才议回家,鲁娟还是不愿意,提议继续去看电影。

    林瑞早就累了,一边盯着苏娜一边盯着詹晓军的滋味实在不好受,林瑞光是坐着都觉得自己心力交瘁,脑细胞集体自杀,命都要短几年,最让他受不了的是除了自己大家都其乐融融毫无反应,詹晓军毫无羞愧之意还拉着苏娜对唱了几首歌,苏娜也积极配合着还秀了一段舞,显得他反而像个不合群的神经病,大家之间的气氛让林瑞都怀疑自己是gay这件事情是不是只是自己的幻觉,其实压根没有这样的事情,在场四个人分明就是两对情侣,你看那鲁娟都恨不得今晚就把詹晓军虏获回家的神态,什么自己和詹晓军有过一夜情这样的事情绝对都只是梦而已!

    詹晓军看了一眼林瑞,也附和苏娜:“要不还是回去吧,昨天我和林瑞都刚爬完山,都累了,今天先回家,下次再出来玩。”

    鲁娟嘟着嘴恋恋不舍地跟詹晓军要电话号码,一直以来都被单线联系大大吃亏的林瑞赶紧

    也掏出手机要记下来。苏娜看男友那傻乎乎的样子,笑道:“你不知道晓军前辈的号码吗?我有啊,你怎么不问我。”

    林瑞这才想起来,对啊,自己怎么笨得不知道问人,像詹晓军这样的未来领导人,苏娜肯定有电话号的嘛。

    四个人只有詹晓军有车,詹晓军发挥了一把绅士风度,也不管有多远,非要把大家各自送回去,鲁娟虽然高兴,苏娜却有点郁闷,本来还想让林瑞陪自己回家,两个人再二人世界一下,这下却完全抵不过詹晓军的热情。苏娜只能安慰自己,男朋友总有机会见面,见领导却是机会难得,总不至于为了见林瑞让詹晓军脸上不好过。

    詹晓军送完两个女生,才把林瑞送回去,车上就剩下两个人,林瑞在四人友好气氛的衬托之下忘记的回忆通通回到脑子里,他想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和这个男人一起坐在一家餐厅,一家ktv,一辆车上,不是他自己愿意,是被逼的。

    全是因为詹晓军那不知道有多少份拷贝的照片和视频。

    林瑞想求詹晓军大人有大量放过自己,又想起自己嘴巴的受难记,这两天来不是被强吻就是被咬,这下有了前车之鉴,开口之前先把嘴挡上,挡上以后还是觉得不可靠,直接把整张脸都挡上,看不见詹晓军以后,林瑞还是不放心,他干脆扭过头,看着车窗,对着窗外飘过的风景和隐隐约约的詹晓军的倒影问:“詹先生,那个,我能问您一件事情吗?”

    詹晓军看见林瑞居然对着窗户喊自己,不由得偷偷乐:“那是窗户,不是詹先生。”

    “你知道我在叫你就行啦。”林瑞挥挥手,“我有正经事要问你,不要逗我。”

    詹晓军忍住笑:“你问吧。”

    林瑞清了清嗓子,咳嗽两声:“詹先生,我想问您打算什么时候把照片还给我啊?”

    “等我高兴的时候吧。”

    高兴的时候是个什么时候,这完全就是敷衍嘛!“你怎么能这样!”林瑞气氛地扭过脑袋怒视詹晓军,忽然发现这样不安全,又把头扭过去对着窗户,“那你什么时候才能高兴?”

    詹晓军握紧了方向盘:“等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要和你在一起!林瑞翻了个表演:“詹先生,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好不好。”

    “为什么不能在一起?”詹晓军扭头看着林瑞,那个白痴的家伙拿个

    后脑勺面对自己,可是在詹晓军眼里,他能看见的,却是林瑞剪得乱糟糟没造型却柔软得不行的头发,是林瑞白皙的被他亲过无数遍只要他一舔就会让林瑞浑身颤抖的脖子,还有林瑞衣领之下,藏在衣服里,却曾经因为他的抚摸变得殷红的肌肤,他认真地问:“你明明就是个gay,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

    林瑞觉得詹晓军真是不可理喻:“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我从来就没想过要出柜,也没想过要冒险和男人在一起,再说,我和苏娜就快要结婚了!”

    詹晓军又一次猛踩刹车,把车停在小巷子里。林瑞这次脑袋倒没磕在窗户上,却被车一甩,扭了脖子,林瑞倒抽一口凉气,捂着脖子刚想骂这个开车从来都不稳的詹晓军,却被詹晓军拎着衣领,拽了过去。

    詹晓军恶狠狠地看着他:“你还有脸说这种话!苏娜是个女人,你是个gay,你和苏娜结婚就是害了她!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被揭穿了心事,林瑞也很难受,他早就知道这样对苏娜不公平,但是他根本找不出别的办法,他也朝着詹晓军怒吼:“你又不是我!你懂什么!我会对苏娜好的!我会让她过上她想要的生活!”

    詹晓军戳着林瑞的胸口:“对她好?!你能保证你控制得了自己的欲望?你能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一夜情?你能保证苏娜以后不会知道你是个同性恋?你能爱苏娜?!”

    林瑞不知道自己是被戳得胸口疼痛,还是被詹晓军连番的问话刺激得无法呼吸。没错,他根本保证不了,就算他不再喝酒,不再去酒吧,删掉一切的网站,从此不再看任何有关男人的东西,他也无法控制自己想念男人的身体,控制不了自己的梦里,梦见的不是苏娜,是别人,是别的男人!

    林瑞打掉詹晓军的手,死撑着:“我不能爱她,可是,我可以保证我再也不会出轨的!”

    “是吗?”詹晓军眼里放出危险的光芒,他猛地把林瑞的座椅靠背放下,林瑞被他压着躺在了椅子上,多次被压制的经历让林瑞赶紧反抗,想要开门逃走,詹晓军却把车门锁住,越过两人间的障碍,把林瑞顶死在座位上。车内狭小的空间和詹晓军的力量把林瑞压得喘不过气来,他刚想呼救,詹晓军拿出一条方巾,塞住了他嘴里。

    “既然你说保证的了,就证明给我看!”詹晓军压住林瑞的双腿,拉起他的衣服,把他的双手用衣服固定在座椅上,林瑞想抬腿踢他,詹晓军一个巴掌,拍在了林瑞摔

    伤的腿上。

    林瑞的腿剧烈的疼痛着,又喊不出声音,只能拼命的喘气,詹晓军的方巾卡在了他的舌头下,他一边沉重的呼吸着,却控制不了嘴里的唾液,全都沾湿了方巾,他刚一吸气,那该死的布就更深入地滑进了他的嘴里,林瑞握紧了拳头,只能用鼻子出气。

    詹晓军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林瑞光着上身,因为空间的制约被迫扭曲着身体,胸口因为激动剧烈地起伏着,却让他能更好地欣赏林瑞的敏感地带,他触摸着林瑞的腰身,感受着林瑞既愤怒又害怕的颤抖,是和那个晚上不一样的反应,他很想再多看看林瑞这副模样。

    他想让林瑞面对他自己的内心。他亲吻着林瑞的脖子,把林瑞的双腿紧紧压住,林瑞强烈的抵触着,他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偏偏认识詹晓军,为什么偏偏是这个偏执的变态,这个好色的暴力狂。

    暴力狂在林瑞右耳上轻轻吹着气,林瑞的耳朵红起来,只能摇着头躲避,却被詹晓军按出了脑袋,他听见詹晓军对他说:“证明给我看,我就放你走。”

    詹晓军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让林瑞脸红心跳的胸肌和腹肌,他骄傲地看着林瑞,挑着眉问他:“就算你现在被绑着,可是你还是想碰,对不对?”

    林瑞扭过头去,闭上眼睛。现在最让他痛苦着的,不是被绑着的双手,禁锢的双脚,被方巾塞住控制不了唾液四流的嘴,而是詹晓军说的,每一句对的话。

    他说的没错,就算自己被绑成这样,表现得像是个受害者,像是被詹晓军强迫着接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