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7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走了,你回家吧。”

    这次没拍没打也没强,居然这么顺利的就走了,林瑞真是没想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总觉得今天看到的詹晓军比以前温柔了那么一点,好像没那么暴力了,不过,看着还是一样讨厌。

    难道真的是良心发现?林瑞很快摇了摇头,不可能,这可是个恶魔!决不能掉以轻心!不管这家伙再怎么装善良,这个混蛋还没把照片还给自己呢!

    林瑞郁闷地上了楼,刚进门就挺进爸爸在打电话:“诶,诶,挺好,就这样吧,不行不行,怎么能麻烦你啊,我请客,你可别跟我抢啊,后天?”老林看见林瑞进了门,叫他过来,“儿子,后天你有时间吗?”

    后天能有什么事情,林瑞这个宅男除了上班和被苏娜召唤,一向是家里蹲,被窝躺,从来没有别人约,这几天有了那个恶魔詹晓军,才显得好像忙了一点。“没有,”林瑞问老林,“有什么事情吗?”

    “待会说。”老林挥挥手,又跟电话里唠起来,“就后天吧,我做东,亲家你可一定要来啊!诶!好!”

    林瑞脑子一蒙,愣在当场。

    亲家?什么亲家?苏娜的爸妈?林瑞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他一直预料着要发生,却总是祈祷希望它不要发生的事情,就要来到了。

    苏娜这天穿了一袭浅樱桃红色的长裙,蕾丝镂空的外套,神采奕奕,脸色绯红,比平时出落的还好漂亮三分,看上去端庄典雅又不失俏皮,已经有了半分新娘的样子。儿媳妇长得这么好看,把老林给乐得不行,自家那个木讷的儿子,能取这么一个天仙一样的媳妇,老林真是感谢祖上积德,这会嘴巴都要咧到耳根子去。

    苏娜红着脸给二老倒上茶:“阿姨,叔叔,您们喝茶。”

    “叫什么叔叔阿姨的,”老林已经是笑得见牙不见眼,还没结婚都有了结婚时的高兴,“都要成一家人了,叫爸妈多好。”

    苏娜迟疑了片刻,很快就叫道:“爸,妈。”

    “哎哟,老林,你脸皮太厚了。”林瑞妈好像在怪责老林,却笑得合不拢嘴,不停地看自己的未来儿媳妇,“真是,哪找那么好的闺女,我们家林瑞真是上辈子积德

    了。”

    “亲家客气了,苏娜能找到像林瑞这么好的男人,也是苏娜的福气。”苏爸爸今天也是桃色上脸,未喝酒先有三分醉。他一向十分看好林瑞,林瑞家虽然不属于大富大贵,但是家底清白,人品也好,看着就靠谱。苏娜年少的时候长得漂亮,有不少不安分的男孩子追过苏娜,但苏爸爸都觉得他们心术不正,只有这个林瑞,除了苏娜,走在街上都不看别的女人。之前两家没什么契机,只谈结婚也没谈出个影子来,这下苏娜升了职,不在文工团去了政治部,工作稳定了,第一下想到的就是结婚生子,能有林瑞这样一个女婿,苏爸爸很满意。

    老林拍了拍儿子:“这是咱两家的福气啊!林瑞,还不赶紧的,见过你岳父岳母。”

    林瑞看着苏家二老,嘴里却怎么也冒不出岳父岳母两个字。尽管之前,他逼着自己演练过无数次,可是到了这个关头,林瑞只觉得自己喉咙发哑,他不但喊不出来,而且根本就想象不到自己居然就要结婚了。林瑞哑言片刻,只能躲过话题,站起身来:“你们先聊,我去点菜。”

    林瑞走出房门,靠着墙深呼吸一口气,他拼命提醒自己:林瑞,你要稳住,这就是以后你的生活,你一定要接受它,只有接受它,你才能不辜负自己的家人。

    林瑞于众不合的气氛没有影响到大家吃饭的情绪,除了一脸菜色强颜欢笑的林瑞,大家都很兴奋。林瑞爸一会强调着男人成家立业的重要性,一会夸苏娜漂亮。苏爸爸比较少言,但是苏妈妈也是个大唠叨。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苏妈妈一个劲地拉着林瑞,讲苏娜的事情,惹得苏娜在一边不停地红脸。

    两家人其乐融融,恨不得明天就结婚,林瑞坐着身上一直发冷汗,也不知道自己是脑袋疼,还是屁股痛,还是腰不舒服,只能一直魂游天外,他忽然想到詹晓军,还有那个老军医,让他再去看病,他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些针扎的痛,还有詹晓军下手拍他时肌肉的颤抖,林瑞觉得自己好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不管身边的人聊得多么开心,自己就是个局外人。

    老林看聊得差不多了,这才提正事:“我找人啊研究过日子了,今年剩下几个月日子都不错,亲家,你看看什么时候给两个孩子把事情正式办了?”

    苏爸爸也心里有底:“我看啊,先把房子定了,有了婚房才能结婚啊。”

    林瑞听了一个机灵,马上说:“对啊,房子还没买,不急。”

    老林瞪儿子一眼,儿子成家立业这样的大事情,林瑞爸一直放在心上,早就存定了一笔钱,他拉着苏爸爸的手:“我啊早就把首付准备好了,等两个孩子去挑套好房子,咱就把事情办了!”

    几个老人家都笑意浓浓,苏娜也是一直偷眼瞧林瑞,只有林瑞一个头,两个大。

    他不知道自己是该感谢詹晓军,还是怨恨詹晓军。多亏了他,原本还只在风中的婚事,这下就被提上了议程。林瑞只能逼自己狠下心肠,了了自己心里不安份的思念。

    事实摆在眼前,他林瑞,就是要结婚的男人了。他必须鼓起勇气,结束和詹晓军这场闹剧。

    詹晓军躺在沙发上不停地翻看着手机里的几张照片,林瑞的脸,身体都透过那个小小的显示屏逐一具象在詹晓军的脑海里,他看着手机里林瑞扭曲的腰身,忽然记起带他去治疗的事情,又想起自己那天在车里的暴行,一阵心疼,却又一阵兴奋,他还记得拍打林瑞的感觉,他还想再试一次。

    他正在幻想着,手机忽然响起来,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他的林瑞给他打来了电话。詹晓军想起那天说的他会主动想他的戏言,忍不住笑起来,接起电话:“林瑞,怎么了,主动找我,想我了吗?”

    林瑞在电话那头听不出情绪,只是说:“针灸,医生不是说还要去吗?我腰好痛,明天能去吗?”

    詹晓军高兴地坐起来:“没问题,明天我去你家接你。”

    “那明天见。”林瑞故作轻松地说着,脑子里却想着另外一件事情。

    提前约好了医生,詹晓军这才去接的林瑞,林瑞请了半天的假,从那堆天杀的人设里逃了出来,坐上了詹晓军的车,屁股还没坐稳,就喊着:“快走快走,怪物要追出来了!”

    詹晓军还没反应过来,果然就看见林瑞隔壁桌那位仁兄举着一叠纸冲了出来,大喊着:“林瑞你这个没义气的家伙,看小爷收拾你!”

    仁兄来势汹汹,詹晓军也不敢久留,一踩油门飞了出去。

    林瑞拍着胸口:“太吓人了,不就是让他自己画吗,也太夸张了吧。”

    詹晓军故意逗他:“要不我送你回去,你画完再去看医生。”说完作势要转方向盘。

    林瑞赶紧拉住詹晓军:“詹先生!求您大人大量!再进去我可就出不来了。”

    看了一眼林瑞,又看了一眼林

    瑞拉着自己的手,詹晓军心猛然加快速度跳动起来。

    ☆、你走路没声音吗?!

    看了一眼林瑞,又看了一眼林瑞拉着自己的手,詹晓军倒吸一口气,心在车内和谐的气氛中猛然加快速度跳动起来。

    林瑞倒是很自然,看詹晓军没回转车头,又顺了顺气,这才放松下来,陷到座椅里:“谢谢你啊詹先生,那么远跑来接我。”

    “没事,又不远。”詹晓军居然有点不好意思,只能偷偷看林瑞,这个今天出奇地没有骂骂咧咧,也没有顶撞他的小男人,正舒舒服服地坐在副驾驶上,因为腰疼,整个人已经没有保持坐着的姿势,而几乎变成了躺下。詹晓军呼吸变得沉重起来,这个家伙难道没有自觉吗?这张椅子,这个姿势,就那么前几天,他们还发生了那档子事情呢。

    詹晓军咽了口口水,问林瑞:“腰很难受吗?”

    “难受。”林瑞老实的回答,“膏药都贴完了,再不去看医生,我连贴的都没有了。我自己还不能去,你说你也不主动一点。”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今天林瑞的态度,让詹晓军觉得浑身不自在,好像完全不是之前的状态,脸上也黑不起来,干脆道歉:“我的错,以后我主动带你去。”

    林瑞又躺在了医生的针灸床上,李军医一把脉,眉头皱的更深了:“怎么回事,这孩子怎么比之前还严重了”

    林瑞看了一眼詹晓军,詹晓军看了一眼自己眼前的刘海,淡然地说:“坐姿不正。”

    李军医叹着气:“现在的孩子就是这样,一个个坐没坐相,晓军,去把针拿来。”

    这次林瑞彻底被插成了箭猪,比上回还多那么几根针,好在这次有了心理准备,他也没觉得有上次那么难受,还能一边趴着不动,一边抬头看詹晓军。詹晓军正在一边摩拳擦掌,捂热了手准备待会再贡献一把如来神掌。林瑞看他那兴致勃勃的样子,身上一阵恶寒,这家伙不是个S吧。

    为自己小命着想,林瑞只好好言哀求:“詹先生,待会下手轻一点啊。”

    詹晓军搓着手:“我知道。”

    不过詹晓军的承诺明显就是在放屁,这次下手比上次还用力,林瑞一直咬着床心里一遍一遍地骂,等詹晓军拍完了就剩半条人命,好不容易挨到结束,林瑞终于放松下来。

    医生过来看他,点了点头:“还有的救。晓军去热一下膏药,这次我来贴,上次也不知道你们贴对没有。”说着撩开了林瑞的裤子,掐了掐他左边屁股:“是不是

    这里最疼?”

    林瑞点点头,老医生忽然卷起袖子,对着林瑞的左屁股就打了下去。

    这一下,林瑞才知道詹晓军那完全不算什么,这老医生看着年纪挺大,手却和铁掌一样硬,两掌下来,比詹晓军那十几下还疼,林瑞恨不得把自己嘴给咬烂了,等把屁股拍红了,贴上膏药,他身上除了该疼的地方不疼,不疼的地方全都疼了。

    自己下手的时候倒不觉得心疼,换了人下手,看林瑞那样子,詹晓军却心里一阵一阵难受,林瑞下床的时候一瘸一拐,詹晓军赶紧上去扶着,架住这个人,恨不得把他背起来,又不好在李伯伯面前这么做,只能赶紧问:“李伯伯,没什么问题了吧?”

    “还是得来看。”医生叮嘱着,“还有,不能再弄伤了。”

    詹晓军答应着,赶紧把林瑞扶了出去,一出了门口,就把他背了起来,轻轻地放在副驾驶上,林瑞揉了揉腰:“我去,这医生多大年纪了?”

    “快六十了,身体比我都好。”詹晓军是知道这个伯伯力气多大的,以前他练兵受伤了,都是李伯伯亲自给他看,即使拍了数年,詹晓军还是对他的力道记忆犹新,“你没事吧,我送你回家。”

    “还成,”林瑞完全不敢向左边使劲,只能侧着屁股坐着,“先不回家了,我妈要看见我这样,肯定要唠叨。”

    詹晓军提议:“要不去哪里坐会。”

    林瑞系上安全带:“去你公寓吧,反正你那有电梯。”

    詹晓军一愣,他越发觉得不对劲,一直对自己躲都来不及的林瑞,居然要去他的公寓。詹晓军忍不住问:“去我那,你不怕出事吗?”

    林瑞撇了詹晓军一眼,指了指自己的腰:“你是准备害死我吗?要是那样直接一刀捅死我吧。”

    也对,詹晓军还是觉得别扭,决定看看林瑞到底想干什么:“那就回去吧。”

    詹晓军的公寓在十八楼,林瑞一进门,就敏感地朝天花板上看,詹晓军看他那一副侦察机的傻样,忍不住取笑他:“别找摄像头了,你找不到的,找得到还能防贼吗?”

    林瑞翻了个白眼:“你肯定有被害妄想症,居然在自己家装摄像头。”

    “事实证明好处多多。”詹晓军让林瑞坐下,脱了外套,走进厨房,“你要喝点什么?”

    “喝得什么都行,但是我饿了,

    你能给我找点吃的吗?”林瑞看詹晓军看不见自己了,赶紧把詹晓军的外套扯过来,翻里面的手机。

    詹晓军也在厨房里翻找着食物:“我这就有两袋拉面了,要吃吗?”

    “吃,帮我煮一个吧。”林瑞一边敷衍着,一边找出自己的照片,看也不敢看,赶紧删除了。

    詹晓军开始在厨房里摆弄东西,林瑞想起詹晓军说过还有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