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床上有喜(高干)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床上有喜(高干)_分节阅读_8
御宅书屋备用网站无广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份,看了看四周,也不知道放在哪里,只好假装喊道:“詹先生,借你家厕所用一下。”

    “去吧。”林瑞听见詹晓军好像没有出来看他,这才扶着屁股偷偷走进了詹晓军的房间。

    这个破房间,林瑞还记得,整个房间最显眼的东西,不是那个超级大的衣柜,不是和办公桌融为一体的地台,也不是那个居然会在房间这种地方出现的小型吧台,而是那个超级豪华尺寸的大床。那天晚上,詹晓军抱着他,在这张大床上滚来滚去,他一边哭喊着,一边扯着被子从床的这头被撞击到那头。反复的迎合和逃避,让两个人把这张床翻了个遍,还滚到了床下来。林瑞被记忆弄得红了脸,他揉了揉自己的脸,对着这个破房间低声骂了一句:“什么玩意,把家弄得跟爱情旅馆一样。”

    时间无多,林瑞赶紧打开办公桌上的电脑,好在詹晓军的电脑密码,他还记得,那天晚上,詹晓军打开过,给他放了一堆浪漫得耳朵都要听腻的音乐。林瑞翻找着詹晓军的文件,很快在一个显眼的地方看到一个文件夹,就写着他的名字,“林瑞”。

    他点进去,才发现詹晓军的存货还不止手机里那点,房间里那几个摄像头把整个过程拍得清清楚楚,林瑞在心里暗骂一句,点击了删除键。

    “我就说,你为什么要来我家。”林瑞耳边忽然想起詹晓军的声音,詹晓军就端着一碗面,弯着腰伏在他耳边,看着电脑屏幕,“原来是为了这个啊。”

    “啊!”林瑞吓了一跳,“你走路没声音吗?!”

    詹晓军把拉面放在桌子上:“是你太专心了,就你这水平还真干不了这种活。你知不知道,未经主人同意进入我的电脑,删掉我的资料,我可以告你的!”

    “反正已经删了!”林瑞看那个文件夹已经被删除了,得意道,“我就不信你真的能告我!”

    “是不能,”詹晓军悠闲的坐下,“不过你知不知道有个东西叫硬盘恢复?”

    林瑞一愣,詹晓

    军继续说:“你又知不知道有个东西叫光碟刻录?”

    林瑞气得要站起来,腰一疼又跌坐回座位上,只能大骂:“詹晓军!把那些东西都给我!”

    “凭什么给你!我早就说过,我不高兴的时候,是不会还给你的。”詹晓军恶狠狠地说,“你以为你这样我就能高兴?!”

    林瑞气得说不出话来,他瞪着詹晓军,真想把他掐死。

    詹晓军看林瑞不说话,端起拉面给他:“你还是把东西吃了吧,照片我总有一天会还给你的,你急什么。”

    “我急什么?”林瑞扯起一个冷笑,“我那么急,还不是多亏了你。”

    “多亏我?”詹晓军不解,他又没干什么。

    林瑞深吸一口气,一个不愿意提及的话题,终于要被说出口,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报复詹晓军,他只是盯着詹晓军,不放过他脸上的一丝表情:“托您的福,苏娜升职了,我们家人很高兴,前两天,已经订好日子结婚了!”

    林瑞看到詹晓军脸上的表情瞬间改变了,眼睛睁大,表情也变得不那么淡定,而是愣愣地看着他:“什么?”

    “我说我谢谢你,我要结婚了!”林瑞的心里滴着血,这个事实这几天一直让他睡不好觉,“就算你留着那些东西,我也会结婚!你再怎么威胁我,这都不会变!”

    詹晓军猛地站起身来,把拉面也撞倒在地上:“怎么会!我本来想。。。”

    “不管你本来想什么,这就是事实。”林瑞也站起来,“我要走了。照片你爱删就删,不爱删你就留着看吧。”

    詹晓军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疼,他一把拉住林瑞。

    ☆、完了!完了!!

    詹晓军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疼,他一把拉住林瑞,后者差点摔倒。林瑞腰上吃痛,骂道:“干嘛!”

    “带你走!”詹晓军拉着林瑞就走,林瑞根本跟不上,又挣脱不开,只能拼命跟着,进了电梯,林瑞拼命想挣脱开:“带我走,去哪啊?!”

    詹晓军把林瑞拉上车,林瑞看詹晓军的表情有点害怕,又问一遍:“到底去哪?”

    林瑞刚问完,詹晓军一脚油门,车飞了出去,林瑞吓得马上拉着扶手,系上安全带:“詹晓军!你别开那么快!”

    车速没有慢下来,詹晓军在城市里疯狂地飙着车,从车流中危险的穿梭,林瑞整个人都贴在椅子上,不敢睁眼看:“詹晓军!你停下来!”

    詹晓军没有停,他一路开着,眼里泛着红色的血丝,心里全是混乱的想法。

    不能让林瑞结婚,绝对不能!

    他已经失去过一次,这次绝对不能再失去!

    詹晓军眼里早就不知道自己的车速,也听不见林瑞的叫喊,林瑞不管怎么大叫,詹晓军还是拼命踩着油门,林瑞真的害怕了,比起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在世界末日到达之前,他怎么都不想死了啊。

    林瑞下定决心,忽然打开车门,大叫着:“你再不停下,我就跳车了!”

    刚说完,车门已经被什么东西撞上,飞了出去,林瑞吓得脸色煞白,詹晓军被这一声巨大的声响唤了回来,才想起车上还坐着林瑞,心里一惊急忙踩了刹车,车子已经被那一下冲击撞得打滑,随着这一下的阻力,在原地转了一个大圈,车头直直地撞向了路边的护栏。

    林瑞还来不及护住自己,只能闭上眼,詹晓军下意识地调转车头,护栏擦着车头朝詹晓军这边的车身撞了上去。

    林瑞感觉到整个人受到了一阵剧烈的震动,车子猛然抖了几下,才静了下来,林瑞下的脸上煞白,心里念着完了!完了!要死在这里了!老半天没敢动,直到一切安静下来,林瑞摸摸自己,没穿没烂,才敢睁开眼睛。

    他看见护栏把左车门撞扁了,门朝驾驶座凹了进去,詹晓军反应敏捷,躲开了大部分的撞击,但林瑞还是看到詹晓军左半身都是血,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林瑞大叫一声,解开了安全带,就要去拉詹晓军:“快跑,汽车要爆炸了!”

    詹晓军咬着牙捂着自己的伤处:“你以为拍电影吗?!别

    动我!快叫救护车!”

    “哦,哦!”从小别说车祸,连自行车都没怎么摔过的林瑞彻底蒙了,掏出手机差点忘记了救护车的号码,对方问自己在哪里,林瑞更是慌了手脚,还问詹晓军:“我们在哪里啊?”

    詹晓军已经觉得有点头晕了:“你出去看看!”

    林瑞赶紧下了车,一路头晕目眩地看路牌。

    詹晓军一拳砸在方向盘上,疼痛夹着懊悔全随着热血涌了出去,失控的后果直接砸在了詹晓军眼前,半毁的汽车,身体的疼痛,焦急的林瑞,还有路人的围观,林瑞恐惧的眼神刺激着詹晓军的神经,更让他懊悔不已。控制自己,他对自己说,詹晓军,你不能这样,一次犯过的错,不能再犯下第二次。

    救护车来的时候,詹晓军已经扯破衣服捆在手上,给自己止住了血,但是胸口一直的暗暗的疼着。因为内陷的车门,他也动弹不得,只能困在座位上,好在消防车也跟着来了,把车门扯下来才把詹晓军抬到了急救床上。林瑞一直在旁边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詹晓军上了救护车,他才想着跟上去,却被警察拦了下来。

    “你是伤者的什么人?”警察叔叔问林瑞。

    第一次被警察盘问,林瑞紧张得不行:“是朋友。”

    “怎么能撞成这样?是喝酒了吗?”

    林瑞赶紧摆手:“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喝酒。”

    警察在本上写了什么,医院的救护人员招呼林瑞:“待会再去录口供吧,先跟伤者到医院来,要缴费。”

    林瑞看了一眼警察,警察叔叔点点头,又记下了他的电话号码,他才敢上救护车去,上了车也不知道该坐在哪里,救护人员看他紧张的样子,安慰他:“别太担心,你朋友没有什么大问题,你先坐下。”说完给林瑞让了个位置,林瑞感激地点点头,那人问他,“你待会通知一下伤者的家人,玩意有什么事情的话是要家人签字的。”

    林瑞尴尬了:“我没有他家里人的电话。”

    “不是朋友吗?”救护人员只好问皱着眉头的詹晓军,“先生,你要不要打个电话叫家人来一趟。”

    詹晓军却摇了摇头:“不用通知家人了,有什么缴费或者责任我自己能负责。”

    救护人员还想劝劝,看詹晓军闭上了眼睛,似乎身上吃痛,也就不劝了,只对林瑞说:“那你待会去交一下费,

    等下可能要输血,还要检查,费用不低,带够钱了吗?”

    林瑞更为难了,别说带够钱,压根身上就没几百块钱的林瑞,估计自己连个专家门诊都挂不起。还好詹晓军似乎也知道他不可靠,拍了拍自己的裤带:“我钱包在里面,银行卡密码就是我的电脑登陆密码。”说完就不动了,只专心闭目养神。

    掏出詹晓军的钱包,林瑞才安心了一点,果然什么东西给人的安全感都没有钱来得实在。抓住了住院费,林瑞觉得詹晓军的伤势也没有看起来那么严重了,安慰自己,他詹晓军以前不是个军人吗?军人铁骨铮铮,小撞个车没事的!!

    詹晓军送到了急救病房,林瑞在外面给他缴费,跑上跑下好几趟,林同学大感现在上一趟医院多么不容易,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医院才出了一份详细的收据,让林瑞带着去警察局。要说在医院不安,林瑞觉得最不安的还是警察局,自己刚进去,就看见墙边蹲了一排的人,全用手抱着头。警察招呼林瑞:“你过来这边,收据带了吗?”

    林瑞赶紧给警察叔叔双手奉上收据,警察一边看一边问他:“也没有喝酒,怎么撞得车,还两边车门都撞了。”

    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林瑞想了半天,只好挑了个折中的说法:“他失恋了。”

    “失恋了,就飙车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就谈个恋爱吗,有什么想不开的!”警察叔叔详细问了情况,大概明白了以后,才问林瑞,“身份证带了没有”

    林瑞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身份证拿出来,警察又问:“还有伤者的身份证,带了没有?”

    还好带来了钱包,林瑞翻找着詹晓军的钱包,从一个夹层里掏出了詹晓军的身份证,递给警察:“给您。”

    警察又处理了一会,等事情大概弄清楚了,才对林瑞说:“没什么大问题了,虽然是撞车,也没撞到人,也不是酒后驾驶,就是超速了,还有毁坏公共物品,你回去告诉司机,说扣了分,还有抽时间去把罚款交了就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林瑞一看表,就这样也磨蹭了快两小时,他担心詹晓军那边无人看护,出点什么事情没人照应,赶紧站起来:“谢谢您啊警察同志,我先走了啊。”他刚站起身,警察就看见有张折叠好好纸从林瑞身上掉下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提醒他:“你东西掉了。”

    那张纸林瑞也没见过,本想当垃圾丢掉,又想起刚刚自己翻过詹晓军的

    包包,可能是他钱包里的东西,干脆拿走再说。

    林瑞回到医院,詹晓军已经被医生处理完毕,因为医院病患太多,只能躺在一张临时搭建的病床上,林瑞觉得这么一张加个的小病床上躺着人高马大的詹晓军,看着就十分可怜。他走过去喊了一声,詹晓军也没在睡觉,睁眼看他:“事情弄完了?”

    “弄完了,警察说就是赔钱扣分,没什么大事。”林瑞敲了敲詹晓军的病床,“干嘛不叫家人来,你爸来了肯定能给你弄张像样的病床,说不定还能找几个更好的医生。”

    “一点小事情,劳师动众干什么,我不想让我家人知道。”詹晓军歪着身子看着林瑞,“像你那么有特权思想的人,绝对不能让你当官,只会祸害百姓。”

    林瑞瘪瘪嘴:“反正我也当不了,我就是一辈子当百姓的命。”

    詹晓军看林瑞的坐姿还是歪歪斜斜的,有点过意不去:“你的屁股怎么样了?”

    “出车祸没撞死就是万幸了,你还有功夫管我的屁股。”林瑞取笑道,“看你现在比我还严重,我的屁股现在挺高兴的。”

    詹晓军也想笑,内心却很不安:“哪有你这样的人,我差点把你害死了,你还坐在这取笑我,你一点都不害怕吗”

    林瑞倒觉得没有什么:“你刚刚是很吓人,不过最后关头不也良心发现牺牲自己保护我了吗?”林瑞叹了口气,“詹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